时间
更多
首页 >> 舆情 >>媒体曝光台 >> 延安客车车主索要7年前油补 妻子痛说悲惨遭遇
详细内容

延安客车车主索要7年前油补 妻子痛说悲惨遭遇

关注丨延安客车车主索要7年前油补 妻子痛说悲惨遭遇

2017-08-03 聚焦西北网


7月28日,本报以《延安车主索要七年前燃油补 是否为油补乱象的冰山一角》为题报道延安至西河口农村道路客运班线油补乱象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28日下午,几名车主的妻子相继给记者诉说他们家庭在索要油补过程中的悲惨遭遇。

 

营运者遭遇的龙庆公司恐吓电话

在一首歌里:“谁的眼泪在飞……”让人在这起旷日持久索要油补中,男人们大部分都是早出晚归的驾驶员,妻子大部分是在小镇上日夜操劳家里家外的主力军,一提到要油补的事,营运者的妻子更多了几份憧憬,也更加多的是无限担心、恐惧和无助的等待。

在采访中,一名车主的妻子在电话里一直哭诉地对记者说这事。她说:“龙庆公司”的老总太黑了!吃骨头连汤都不给我们留一口。我们家的车,是我们夫妻俩用从一结婚后揽工抱砖当小工攒的钱和好不容易向亲戚朋友借的钱买的,现在还租赁人家的平房住。要本该属于我们的补贴款是正常不过的事,公司因我们要油补的事,已经刻意在打击报复我们这些日夜奔波在贫困线上下的老实人。让我们去领油补,只要前去领油补的必须在一张十万元的欠条上写上“从此不在要油补,不再上访”的保证书,你才能跑成车。一分钱也要不来,还有搭上十万元的欠条,这分明就是亏人哩,就是霸王条款啊!她还说,我们恨死这家亏人的公司了,一年旱涝保收,一年光收费,国家的钱他们都敢霸占,这让人活不了?!一家的生计就靠这个车生活了。一会儿,想去延安龙庆公司或者去市政府找他们理论去,我都想到死了!让这些亏人的人看看,谁在胡闹?!谁在不讲理?!

 “我们是合法的营运者,车是我们买的,油也是我们拿钱加的,为什么国家给的燃油补到不了我们手,主要原因是延安市龙庆客运服务公司有一张弄虚作假的‘黑手’贪婪地伸向国家的惠民政策中来。2010年那会,他们胆大妄为,弄虚作假,目无党纪国法,用各种手段套取了本该属于我们营运者的国家油补款。我作为一个女人,起初,我们真的害怕他们报复和打击,我想这么大的公司,不应该在油补上跟我们过意不去。这个油补钱是国家给我们营运者的,不是给龙庆客服公司的。2014年12月中旬,龙庆客服公司像挤牙膏似的,分几次给了我8.1万油补后,这就说明油补就是我们营运者的!后来,就百般刁难我们夫妻了。在这个要油补过程中我也被人莫名其妙地打过,我和老公都也经历人身攻击,三更半夜电话恐吓、侮辱等下三滥伎俩的报复(这些都有照片和电话录音为证)。同时,也给我们这个白手起家家庭带来了许多阴影,每天都担心人家“暗杠”。目前,龙庆客服公司经理薛振龙一有事就叫一个自称是西北政法大学毕业的人张乐来替他挡事。他们嫌我要油补死活不给我的车辆年审和更新车辆,我们挂靠这样的公司的真是倒霉了,我被过打,受过气,几十万的车也快成了铁疙瘩。人活着为了一口气,现在,班车停运几个月了,我也不怕了!我要维权……我多次去延安市交通局、延安市运管处及延安市运管所去反映情况,没有一个人站出来管过此事,都互相推诿,他们是不是为人民服务的单位?如此巨大的款项只管向上报,就不管款项给谁了,究竟有没有给到营运者手里?我一个婆姨女子都知道这是犯法的事,难道他们就不知道吗?陕J36370车主刘波的妻子再次找到记者,拿着一大堆资料哭一会儿,说一会儿向记者反映情况。


记得前苏联一位作家说的“战争让女人走开”这句活的经典之意在中国是家喻户晓。如这句话放在一个家庭中解读,女人不全都懦弱,为了家庭她们可以比男人更加坚强。这件发生在延安索要国家油补的事,不由地让我们想到了内蒙呼格冤案。同时,也让我们联想起西安地铁透水事件牵出陕西奥凯电缆有限公司“西安问题电缆”事件。这些女人为什么屡遭人身攻击,电话恐吓,她们究竟是为了什么?谁要以这种人身攻击,电话恐吓为手段来打击恐吓这些营运者呢?这么做到底想隐藏什么?乱象后面一定有一个鲜为人知的真相。我们将拭目以待。

现如今,多辆延安至西河口客运班线停运后,导致客运不足,黑车泛滥、猖獗,还有部分客运班车没有审车,却依然在线路上违规营运。万一哪天出个事故,该由谁来承担责任呢?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

来源:纳税人报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