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更多
首页 >> 舆情 >>媒体曝光台 >> 辛耀峰把6亿公款借给高乃则,背后有啥故事?
详细内容

辛耀峰把6亿公款借给高乃则,背后有啥故事?

辛耀峰为何要执意把6亿公款借给高乃则,背后到底有啥故事?

2017-09-16

2017年9月16日,陕西省纪委宣布佳县县委书记辛耀峰接受组织审查。让人们关心的不仅是他的落马, 还有他在府谷县主政期间借给私企老板的6个亿还多的人民币。他为啥要执意、任性借钱给私企老板?他的这种做法是否合适?是否有利益交集?

0.jpg

辛耀峰主持借款给高乃则6个亿

2014年7月9日,由时任府谷县长的辛耀峰主持召开府谷县人民政府78次专项问题会议。

该会议是专题研究高乃则的公司、陕西兴茂侏罗纪煤业镁电(集团)有限公司借款事宜。会议纪要显示:鉴于当前陕西兴茂侏罗纪煤业镁电(集团)有限公司资金周转困难,为帮助企业渡过难关,保障公司正常运转,县政府决定收购府谷县中联矿业有限公司部分股权,因县财政资金短缺,拟由县国有资产运营公司向神华能源公司借款5亿元,期限为6个月。

为保证该笔资金借款到期后本息全部顺利偿还,县政府给神华能源公司作出如下承诺:如果县政府不能按时还款,1,县国有资产运营公司在榆林神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的间接分红款抵扣。2,榆林神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直接或者间接在府谷投资现付的收费款抵顶。3府谷县国有资产运营公司在榆林神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21.457﹪的间接股权提供担保。

但是,后来的收购股权却演变成了直接借款给高乃则。

借企业6个亿又转手借给高乃则

7月23日,在府谷县河滨路的友谊大酒店二楼,高乃则和府谷县国有资产运营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借款合同。借款合同上写着:根据 县政府的专题会议精神。合同显示:借款金额为6亿人民币正。借款日期为6个月,即从2014年7月23日至2015年1月22日。借款用途为:流动资金周转。借款利率是府谷县国有资产运营有限责任公司成本利率。双方约定到期一次性还本付息。

同时,合同中还有高乃则的资产担保条款。高的担保都是以煤矿的股权和土地来担保。而实际上当时的煤矿和土地已经不值钱了。 该借款合同唯一没有的就是违约条款。


在同一时间和同一地点,高乃则又与府谷县国有资产运营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抵押担保合同。担保的还是上述的煤矿股份和土地。

同日,双方又连续签订了没有署名日期的《保证担保合同》。

三份合同看似严密,但实际上却是一纸空文。因为当时的煤炭形势急剧下滑,高乃则的煤炭帝国大厦已摇摇欲坠。

而当时的府谷县财政也非常困难,为了给高乃则筹钱,县政府向神华能源公司借款5亿元,

在 《府谷县人民政府专项问题会议纪要》第77次纪要 显示,县政府同时向神木煤业石窑店矿业有限公司借款1亿元。两项加起来,共借给高6亿人民币。这6亿元相当于西部欠发达县几年的财政收入总和。

后来,高乃则也没有按期归还这6个亿。府谷县政府也未按担保条约处置高的抵押资产。事实上,在相关借款合同签订之前,高乃则旗下多个公司股权均已被质押。实际上还借给高乃则5300万,共借给高6亿5千300 万元。

府谷县政府该给人家债权企业还的钱,都通过股份收益来相抵或其他方式还上了。这直接导致府谷县财政几乎处于坍塌状态。公职人员的工资无法按时发出。因财政收支严重脱节,府谷县当时已经呈现出“无法保工资、保运转、保民生”的风险。2015年1至5月,该县地方财政收入仅有3.47亿元,每月只有不到7000万元进账。而根据测算,该县财政开支的人员工资13.84亿元,每月需1.15亿元。

据报道:当地为了发工资, 只得挪用专款,“仅欠拨民政局城乡低保、医疗救助、临时救助等资金7433万元”。另外,还挪用上级转移支付资金5.2亿元。

辛耀峰饶开程序冲破阻力任性的借款背后

辛耀峰在未经县人大常委会批准、未经市委常委会讨论决策的情况下, 召开一个政府办公会议,就向企业借款6亿再转借给高乃则,这到底是为什么?


据说:因为要研究借钱给高乃则,府谷县时任财政局长拒绝参加会议。财政局长在一次会议上与县长辛耀峰当场大吵了一架,说要想让我签字非法出借财政资金,要么我辞职,要么把我免了。

后来,辛耀峰 便暗示纪委办案人员调查财政局长的问题, 在财政局长工作过的新民镇、煤炭局等单位调查,看能找到财政局长的把柄否,但是没有查出问题,辛耀峰只好作罢,后来让财政局副局长参加会议。在未调查出财政局长问题的情况下,又转向调查其老丈人、已经退休的县委副书记张富堂,但亦未查出问题。

实际上,辛耀峰还授意将 他县上其他的国有公司的公款借给高乃则。 府谷县煤炭总公司借出叁亿元给高乃则;郭家湾煤矿借出叁亿元给高乃则; 沙沟岔煤矿叁亿元借给高乃则。形成了恶性的到债务关系。

辛耀峰还授意将公款借给其他人员: 京府八尺沟煤矿原矿长闫乃清在府谷县政府原县长辛耀峰的授意下,将公款私借给民企老板,数目如下: 1、恒源电厂老板王乃荣叁亿元,2015年还了两千万;2、镁业集团公司老板王伴肆仠万元; 3、普宇集团公司老板高菲贰仠陆佰万元。 教育基金会壹亿元借给京府煤化公司老板石磊。现在这些民企包括高乃则如今已 再无任何能力还款。这些账都又政府来兜底吗?

在当地县级人大常委会主任的工作报告中曾指出,由于财政出借资金9亿元难以收回,不得不挪用上级转移支付资金5.2亿元以保证硬性支出。而全县在不包含财政运营公司担保的债务和国有企业贷款的情况下,仍有债务余额81.9亿元。如今已经可能近百亿。

这些出借的钱,辛耀峰能承担连带责任吗?

对于县政府“特殊方式”借钱给高乃则的目的?当地有公务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 解决民企龙头的困难,有利于人员就业,也有利于地方税收,进而有利于政府官员政绩。这实在是皇帝的新装。

高乃则有多大的脸,他为啥能借到县政府的巨资?

从政府借得数亿元,非同小可。有网友称,政府的钱咋那么好借,能借给我点吗?虽说戏谑之词,却让人共鸣,无论国企的钱还是政府的钱,真不是想借就借,更别说 一借就是数个亿元。

但高乃则如何可以办到,他是何许人也?脸面居然如此之大?


在陕西当地,高乃则可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曾有“陕西首富”之称。

他出身贫苦家庭,早早就辍学,以前是卖豆腐的,斗大的字不识一个,经常把“乃”字写成“刀”,人送外号“高刀子”。后来,因为搞煤炭发家暴富,后涉足矿业、地产、供水、电力等行业,聚集了大量财富,其控制的陕西兴茂煤业为当地民企龙头。

2008年,高乃则以2890万元的捐赠额,位列胡润慈善榜第91位,同时也是当年唯一上榜的陕西富豪。搜罗其行善事迹,确有报道谈及他乐善好施的一面,在助学、助医、救济贫困、安排社会就业等方面均有手笔。

也许正因如此,府谷县相关部门和政府领导人才敢于、也乐于将钱借给高乃则。但是不是仅止于此,不得而知。

但是:问题是高乃则至今还未还上借政府的6亿余的钱。

上任不到一年半就被调查

2016年5月,辛耀峰升迁至佳县县委书记, 5月20日 ,辛耀峰在宣布他任职的会上表示,坚决服从省委、市委的决定 , 在思想上警钟长鸣,在行动上防微杜渐。工作高标准,生活严要求,时刻保持自重、自省、自警、自励,清正廉洁,洁身自好。 同心同德、与时并进,敢于担当、勇于作为,低调务实、埋头苦干,一定把佳县的工作干好,决不辜负组织的重托,让省委、市委放心,让全县人民满意。

2017年9月16日,陕西省纪委宣布佳县县委书记辛耀峰接受组织审查。至此,这位出生在陕北窑洞里、实际上在佳县任县委书记不到一年半的辛耀峰落马。

他的落马可能与他在府谷主政时有关,极有可能与他借给高乃则的6亿元有关,也可能还有其他事情。

这里还有个小插曲值得一看:2017年3月,府谷县要提拔一批干部,其中一个人饱受网络质疑,他就是白慧泉,这次他要被提拔担任镇三站(经济综合服务站、社会保障服务站、公用事业服务站)站长。之所以白慧泉饱受争议,因为他是前任府谷县长、时任佳县县委书记辛耀峰的女婿。

2010年2010年辛耀峰任府谷县长期间,临时聘用为县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2012年前后调县委组织部工作。

2016年5月辛耀峰从府谷县长的职位被提拔到佳县任县委书记。

2017年3月,白慧泉被考察提拔其担任乡镇三站站长。使得网上直呼拼丈人的时代到了。

可见,辛并非只有借公款给私企老板这件事。


(来源:榆树 陕西第一资讯)

编辑:燕青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