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更多
首页 >> 教育 >>教育 >> 北大清华学霸合伙开烧烤店:会烤串的医生要不要
详细内容

北大清华学霸合伙开烧烤店:会烤串的医生要不要

  如果可以选择,你是想要一个会烤串的医生给你做手术,还是想要一个会做手术的烤串师傅给你上菜?

  现在可能可以一起选了。青年医生王建和程丝联合了16位来自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毕业的校友,在北京市西直门附近开了一家以“柳叶刀”为名的烧烤店。

  柳叶刀烧烤刚开业,就在医学界受到不少关注,最近他们又火了一把——因为一篇《发了SCI就免单,这家学霸开的烧烤店是要上天吗》的文章,北京柳叶刀烧烤微信公众号的阅读量在1小时内突破10万。文章宣布近5年内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 科学引文索引)、SSCI(Social Sciences Citation Index 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Chinese Social Sciences Citation Index 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的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均可拿凭证到店获得最高30%的折扣。

  留言里网友热烈讨论:“明年研究机构科研实力综合排名,柳叶刀烧烤跻身前三”“最会科研的烧烤店以及最会烧烤的科研机构”。

北大清华学霸合伙开烧烤店:会烤串的医生要不要

  “我需要副业,它能让我没有经济顾虑,简单纯粹地做医生”

  如果有“最受医生欢迎的副业”排行榜,开烧烤店可能会排到榜单的最下游。而王建和程丝等人的创业,却是必然和偶然的结合。副业是必然,烧烤是偶然。

  去年,王建的师兄得了重病,大家一起自发捐款。他发现一片热心敌不过囊中羞涩。王建忘不了需要钱的时候掏不出钱的滋味。

  “我需要副业,它能让我没有经济顾虑,简单纯粹地做医生。”王建告诉医疗类微信公众号“丁香园”。

  副业选什么呢?下夜班的深夜,王建多次看到有饭店在捞地沟油。他想开一家放心食堂。作为资深食客,他立刻想到了从小就吃过的徐州烧烤。北京还没有出名的徐州烧烤,何不把徐州烧烤引入北京呢?

  王建花了很短的时间决定项目,却花了半年来说服程丝入伙。对他来说,没有行动力极强的同门师妹程丝入伙,这个项目就做不成。

  程丝不入伙。她板起脸,严肃地提醒师哥:“每天工作都那么忙,还开烧烤店,哪有时间钻研业务?”

  王建不死心,半年内,在没耽误工作的情况下,逐渐形成了烧烤店详细的可行性方案,从一个餐饮业门外汉,变成了半个行家。他终于说通了程丝,接着找到了十几位同学共同凑了启动资金,在没有店址、不确定总体投资规模、也没有店名的情况下,正式宣布“徐州烧烤”项目启动。

  确定店铺并不容易。在“3·17”新政出台前3个月,他们从网站房源一个个寻找,和中介机构一次次打交道。看得中租不起的店铺只能对着屏幕看看,看得中租得起的店铺往往还没来得及询问就被人签走下架。好不容易碰到一个看得中、租得起甚至还很划算的店铺,却在签约之前才听说店铺即将被拆迁,十几个股东凑的钱差点血本无归。

  今年3月底,他们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店面,与房东联系签约。在房东家里,房东拿出两份从网上下载的合同文书,递给他们一份,拿起笔准备签字。来自北大法学院的股东小李看不下去合同漏洞,提出修改。

  房东眼睛一抬,瞄了他们一眼,把手中的笔一扔:“给你们10分钟,爱签签,不签给我走人!”

  王建提起当时的一幕仍然很无奈。在店面一出立刻被哄抢的地段,他们没有博弈的能力,只能签字。

  “这是坐门口的患者点的串”

  4月23日,柳叶刀烧烤开门营业。它的门面不大,只能放12张桌子左右,仅看外观,和普通烧烤店无异。但有医学背景的人,可以很容易发现这间店和医学的联系。

  创刊于1832年的《柳叶刀》(The Lancet)是世界上最悠久、最受重视的同行评审性质的医学期刊。柳叶刀烧烤的名字,正是创始人对前辈的敬仰。

  运营者的医学背景总是被程丝她们说溜嘴:“又来了两个患者”“这是坐门口的患者点的串”。

  更多和医生运营者有关的细节以看不见的方式存在着。

  徐州烧烤以山羊肉为卖点。王建从小吃到大,知道这是传统,却从未探究过为什么。决定开烧烤店之后,程丝拜托同校的师姐去研究了神户牛等各种不同肉类的组成,用神经学的理论给肉做了分析,最后发现,山羊肉因为脂肪中含有一种叫“4-甲基辛酸”的脂肪酸,挥发后会产生一种特殊的膻味,确实更好吃。

  开店前,股东们就定下了几条规矩,和不少烧烤店的做法几乎全部背道而驰——肉不能提前腌制,必须现刷现烤;肉串绝不炭烤而用电烤;油刷一遍之后全都丢弃,不能反复上油;所有菜品不能过夜,包括凉菜和小菜。

  程丝说,这是他们作为医生,给客人的守护。腌制的肉类和过夜菜相比于他们的做法不够健康,尽管“离开剂量谈毒性是耍流氓”,但从做法上降低致癌风险,是他们另类做法背后的一片苦心。

  苦心并不意味着食客会买账。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上菜速度和菜品质量远比所谓降低抗癌风险更直观,也更能影响点评网站的评分。现刷现烤要花费更多时间,新厨师不可能马上适应。上菜速度成了最让他们头疼的问题。

  “上菜太慢了!!!”开业一阵子之后,第一条评价,以一分差评的方式,击碎了他们的心。

  “怼回去,怼回去!”股东小组里群情激奋:我们费这么多心思保证食品健康,却还要被这样评价!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但有一句话让他们都哑然失笑:咱们现在可是服务业了。

  从医生到烧烤店主,强势一方变成弱势一方。王建说,在医院,尽管有伤医、医闹事件发生,但绝大多数患者都是很好的,会尊重医生,认真聆听医嘱。作为医生,看好病、做好手术、搞好科研,就是生活的全部。

  做烧烤店,需要烦恼的琐事就多了。包括装修队能不能及时交工,点评上又多了几条差评,哪个服务员甩手不干了,甚至包括让人头疼的:厨师—看到排队的人多,就放下手头的工作,给队伍全方位拍照,然后发朋友圈说:“人真多!”

  遇上耍无赖的装修队长,一向不愿意和人吵架的王建和程丝,不得不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门头太劣质了吧,屋里有味,必须换掉!”“哥别生气,我们可以增加预算,但是你把你所有劣质漆全扔了,重新买无害无味的”。

  在医生岗位上,王建和程丝无疑是冉冉升起的新星。两人同是医学杂志的青年编委,程丝更是原来学校里的奖学金大户,现在是科室的重要力量。

  但他们不得不面对现实——在烧烤店,这些荣誉和能力,还不如会烤串来得实际。他们再没有烂熟于心的“脑出血心脏骤停心梗判断”经验可以遵循,一切都得自己摸索。他们的店小,财力有限,即使股东全部来自全国最好的两所大学,在招聘市场上,对服务员也没什么吸引力,面试时店长还要努力吸引求职者。

  从烧烤店内部的墙画亲手绘制,到微信公众号文案亲自撰写,烧烤店从线上到线下,体现的是运营者的细心,更体现了王建口中他们的本质:“穷!”

  甚至,他们还想出了“后台免费咨询医疗问题”的吸粉手法,有留言提问,他们会发动北京市最好的专科医生进行解答。然而,这个手段效果并不好,没有多少人会留言问问题。

  “我们后来反应过来了,不少都是同行,谁用得着问我们呀!”王建挠头笑着说。

  SCI作者怎么打折

  如果说,店名柳叶刀是对前辈的敬仰,那么给SCI文章作者打折的活动,则是他们希望给奋斗在医疗战线的学弟学妹一丝慰藉。

  9月21日,柳叶刀烧烤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最新活动通知,近5年内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发表SCI、SSCI、CSSCI的顾客,拿凭证在店里消费,有折扣。文章影响因子乘以10得出的数字就是优惠金额。例如,在影响因子为10的Cancer Research(《癌症研究》杂志)发布一篇,则为10×10=100元;在影响因子为47的柳叶刀(Lancet)发布一篇,则为470元。

  他们将优惠比例限定为不超过饭费的30%,但同桌客人可以累加。9月23日中午,店里来了11个客人,每个人都发表过SCI。

  刚公布这一活动的当天中午,王建写完了推文,还没来得及告诉服务员,已经有人拿着微信公众号的文章来店里吃饭了。几天后,店员终于熟悉了如何查影响因子。每天晚上汇报店里情况时,他们还会开玩笑地说:“今天的才两三分哦。”

  9月23日晚上,他们迎来了开店以来分数最高的客人。来自阜外医院的丁欣和来自某军区医院的朋友小张(化名)一起来店里吃饭了。小张的影响因子加起来有20多,引得服务员都伸长了身子看她们。

  田慧芳是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的科研工作者,9月23日晚上,她特意从石景山约朋友来到柳叶刀,为的是吃上一口家乡的烧烤,也为了支持小师弟的新事业。

  “成了就是多才多艺,成不了就是不务正业”

  王建和程丝憋着一股劲儿:“成了就是多才多艺,成不了就是不务正业。”他们不想给医生丢人。

  柳叶刀烧烤开张以来,程丝博士论文答辩顺利完成,王建主治医师考试轻松通过。两人双双入选某医学杂志编委。他们说,要做成这件事,必须证明,做烧烤店不会耽误本职工作。

  “必须承认的是,有的人就是能做更多事情的。”被王建称为“学神”的程丝一字一句地说。

  王建周一到周五在南方的医院里专心上班,每天晚上下班后在群里远程参与经营汇报,每个月来北京一到两趟。更多具体事务,都交给店长打理。程丝和王建规定,每天晚上11时到12时是读文献的时间,读完之后还要互相抽查。隔天互相抽查英语。

  外人看着难以做到的苦日子,对程丝来说不算什么。她和室友真正捱过苦日子。程丝博士在读、临床规培期间,一个宿舍4个姑娘,程丝每晚11时回宿舍,比另外3个人都早。影像科的室友每晚12时回来,妇产科的室友最长有4天没回宿舍睡觉,在医院办公室窝起来一凑合就是一宿。程丝在急诊室还待过半年。

  在接受丁香园采访时,程丝说,值完夜班后就宣布不再做医生。并非有什么具体的导火索,而是一个个让人难过的故事——有家属在急诊医生拼尽全力救人时叉腰呵斥:救不活我就让你们陪葬!有同校师兄骤然离世,外人冷冷说一句:谁要他自己加班。毕业后不久,程丝赴美国硅谷,做了一份“事儿少钱多”的工作。

  没过多久,程丝回来了。她说,虽然在硅谷赚的钱比现在多很多,也清闲很多,但总觉得每天都是虚度人生。

  高考后,北大医学部的招生办老师对她说:“这份工作让你有机会握着病人的手,拯救他的生命。”一脚踏进清华的她,转投北大医学部,从此一头扎进了医学行业。

  在硅谷,她又想起了当时的场景。夜深人静时,她问自己,如果有一天我财富自由了,我想做什么?

  “我发现,我还是想做医生。”治病救人的巨大吸引力把程丝拽了回来,她回到了北京某大型三甲医院出任医生。往大了说,他们希望,通过自己开烧烤店的尝试,给同行更多力量。往小了说,他们希望同行能用更优惠的价格吃上烧烤。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医生邢加迪在英美考察后发现,在这些国家,医生基本上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使全家过上中等收入生活。而在我国,有些医生收入水平距离英美还有不小差距,如果能有不影响本职工作的副业,对需要养家糊口的医生来说无疑是个鼓励。“如果是一个工作到凌晨的副业,对医生来说就不合适。但如果只是提供整体思路,不需要参与到具体管理工作中,我觉得是能接受的。”

  王建希望自己变有钱,有了钱之后,他就可以没有顾虑地做医生了。在柳叶刀烧烤微信公众号下的留言中,一位叫“阿牧”的用户支持他们的做法。阿牧也在3年前开了一个公司,现在运转正常,足够他安心做医生了。

  6月底的一个盛夏夜,啤酒、烧烤和一丝微凉吸引了不少食客在店里把酒言欢,小小的门脸坐满了客人,人声嘈杂,笑声不断。一个男生酒过三巡,带着醉意站起来,想给邻桌人敬酒,说:“是北医的你就站起来喝一个!”

  “哗啦啦,整个饭店的食客都站起来了。”目睹了整个过程的服务员说。

  这顿平常的夜宵,简直成了校友聚会。

  王建和程丝他们现在有一个小目标,就是不要赔本。他们还有一个大目标,是多给同行们一些实惠。等赚了钱,他们希望不仅SCI作者能打折,夜班医生也能有优惠。等赚到更多钱,多开几家,让更多医生在医院门口就能吃上有优惠的烧烤。

  “医学生觉得每天苦读发文章有人认可、有点实惠,也是对他们的调剂吧,也算我们为社会国家出一点力。”程丝说。

  9月30日中午,王建的师兄告诉他一个好消息,柳叶刀杂志的英国总编辑即将来中国开学术会议,期间可能要来小店吃烧烤。王建兴奋极了,柳叶刀烧烤可能真的要迎来柳叶刀的“掌门人”了。


编辑:秋雨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