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更多
首页 >> 舆情 >>媒体曝光台 >> “华视分享”公众号行骗链条浮出水面 已有50多人报案
详细内容

“华视分享”公众号行骗链条浮出水面 已有50多人报案


加入“华视分享”公众号 兼职被骗


昨日,华商报A05版报道了“华视分享”兼职骗局一事。据悉,目前已有50多名受害者向所在地警方报了案。


“华视分享”打着上市公司旗号


“要不是‘华视分享’打着上市公司的旗号,我也不会相信他们……”昨日,重庆合川的受害人张先生说,“华视分享”的微信公众号每天发送的都是某网上商城App上的商品图文,且一直宣称是上市公司“华视传媒”在运营,所以就没有怀疑。

张先生说,之前他看朋友总在朋友圈发“华视分享”,但谨慎的他并未立即加入。11月18日,他看到街上“华视传媒”的广告牌跟“华视分享”微信公众号上的LOGO一样,便相信了。随后,又根据朋友所发的商品内容上某网上商城App查看,发现的确一致,就彻底相信了。先是交了480元保证金,接着又联合好友办了20个微信号进行“华视分享”的兼职推广,截至12月18日,总共亏了9600元。

记者查看了许多受害人在做“华视分享”兼职推广时所发的商品图文,的确与某网上商城相应的商品品牌图文酷似,但网上商城的网站上没有任何图文信息显示与“华视分享”有商业联系;查阅“华视传媒”的官方网站,记者也没有发现“华视分享”的任何信息,只是“华视传媒”官网邮箱地址页打不开,连续拨打“总部服务热线4008869008”也无人接听。


行骗链条浮出水面


连日来,经过梳理,“华视分享”由核心成员(财务)+群管理员组成的行骗链条浮出水面。

“华视分享”骗局从今年9月微信公众号注册后启动,最初的群管理员均已悄然退出,而后来的群管理员则需要交一定的保证金才能担任。群管理员负有接收新成员的保证金并转账给“财务”的职责,同时,也监督成员完成任务。由于每天这些群管理员都要将收到的钱转给指定的“财务”,因此群管理员手中应该有钱款接收人的银行账号或支付宝信息。事发后,有多名群管理员已报了警,不过也有一些群管理员从各自所在的群中退出,让其他报案人搜集证据变得困难。

通过受害网友汇集的信息,目前已初步理出各个群管理员所转款的指向人有5名,其微信名分别为公平(何某某)、肩膀(陈某某)、期待(王某某)、小新(申某某)、清风(危某某),有细心网友发现,在刚入群时,排在群前面的就是这5人。事发后,这几人的微信号均已处于停号状态。

从一位曾给申某某转款的群管理员提供的截图看,12月18日当天,就转了多笔钱款,到底申某某拿着这些钱去了哪里,相信银行流水会有十分清晰的记录。对此,华商报将进一步关注。


律师:受害人可诉讼维权


陕西至正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黄越岭指出,近年来,通过网络进行诈骗的案件直线上升,由于受害人众多且极其分散,故都存在着“立案难、侦查难、索赔难”的特点,给公安机关侦查取证带来极大的困难。不过,黄律师认为,作为微信平台的提供者和管理者,腾讯公司是有能力对微信群进行一定监管的,对此类诈骗应当负有一定的赔偿责任。这不仅是对某个用户负责,更是对社会负责。从目前来看,只是等到很多人被骗了再去封账号,这种“亡羊补牢”式的补救措施远远不够,还应防患于未然。黄律师建议受害人在报警的同时,可主动联系腾讯公司索赔。在诉求无果的情况下,还可选择诉讼维权。 华商报记者 潘京


>>相关新闻


想退酷骑押金 被骗2万多元

网上搜索的“退款热线”,按对方要求操作上了当


华商报讯(记者 张成龙)通过“退款热线”申请退酷骑单车押金,谁知押金没退成,银行卡里的2万多元钱还被骗走了。

酷骑单车用户陈先生是沈阳人,昨天给华商报热线打来电话,反映自己被骗的事。他说,由于他的押金一直没退,便想通过热线进行咨询。12月19日,他在网上搜索“酷骑单车退款热线”时,搜到一部“029-623706××”的电话,便拨了过去。接电话的男子先询问了他的付款方式,然后便称只要按所说步骤操作就可退款,不过必须先将手机调成外语模式,于是他便按对方要求调成阿拉伯语模式,这样一来,手机上显示的内容他根本就看不懂了。随后,对方又让他打开微信收付款,提供付款二维码上的数字,这样就可将押金退回去了。可陈先生将18位数字提供给对方后,不仅押金没退回来,绑定微信的银行卡里的2万多元也被转走了。

昨日下午,记者尝试拨打该“热线”,接电话的是一名南方口音的男子,记者问是不是酷骑单车退押金热线,对方称是,但沉默了一会儿后便挂断电话,记者再次拨打便一直无人接听。记者根据陈先生的描述点击微信钱包收付款后,发现显示的是“向商家付款”的条形码和二维码,要查看付款码数字就要再点一下条形码,点击条形码后会提示“付款码数字仅用于支付时间向收银员展示,请勿发送给他人,以防诈骗”,之后才会出现18位付款码。由于陈先生按对方提示操作时,已将手机语言调成外语,他看不懂提示内容,因此才会上当。

腾讯方面曾发公告表示,如果把数字码告诉对方,商家就可刷走你的钱,并且在输入密码时,平台并不会像发红包或转账时那样明确提示交易的数额,这也就意味着,一旦有人拿到付款码,只有在交易后才能得知自己付了多少钱。提醒大家一定不能把这个数字信息发送给他人。目前,陈先生已报警。


>>提个醒



警惕六大“扫码”支付陷阱


“双十二返场,你有红包到账,请扫码领取。”昨日,王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自己最近收到很多类似的骗子短信。临近年关,骗子们也在收付款二维码上做起了“文章”。

二维码付款的便利的确惠及了很多人,中国人民银行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共办理非现金支付业务1251.11亿笔,金额达3687.24万亿元。其中,移动支付保持了快速增长的势头,业务笔数和金额分别同比增长85.82%和45.59%。

有第三方机构的数据显示,快捷支付已成为第一盗刷通道,其便捷度最高而安全性最低,占盗刷渠道比例的65%。

“在扫码支付越来越普及的同时,风险也相伴而生。特别是二维码比较贴近人们的生活,并且信息的隐匿性导致用户无法分辨信息的真实性与安全性,因此容易被利用进行诈骗,用户尤其要注意这一点。”银行人士田苗对记者说。

针对近期出现的诈骗事件,有业内人士总结了六大扫码支付陷阱。一是静态条码“调包”,即一些不法分子会利用静态条码的特点,偷偷调换二维码,使得客户扫码所付资金最终流到不法分子的口袋;二是收款码伪造生活费用账单,比如利用交通违法缴费单或公共事业缴费单(水、电、燃气费等)编造虚假的缴费信息通知,印发虚假的二维码信息;三是条码中嵌入木马病毒程序;四是诱骗消费者发送付款码后迅速实施盗刷;五是虚假网店发来收款条码进行支付实施欺诈;六是共享单车扫码骗局,即不法分子在单车本身的二维码之上加贴一层二维码实施诈骗。

“其实用户只要多一个心眼儿,就不难识破上述骗局。比如涉及转账信息,甚至要求用户提供密码等隐私信息,一定是耍流氓行为。转账时消费者一定要和商户确认后再向其账号汇款。”某股份制银行西安分支行行长贺磊认为。 华商报记者 李王艳

稿件来源:华商报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