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更多
首页 >> 网络联盟 >>网络联盟 >> 陕西镇安县扶贫局干部打人致伤无人处理
详细内容

陕西镇安县扶贫局干部打人致伤无人处理


来源:滨州新闻网 作者:老曹 


  陕西镇安县扶贫局干部打人致伤
  事发2个月打人者未得到任何处理
  “作为镇安县扶贫局干部竟然动手打人,我和家人多次到镇安县城关派出所询问案件进展,到县扶贫局反映情况,但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打人者没有得到任何处理,当时我妻子抱着2岁的孙女,孩子受到惊吓,发烧做噩梦,让我和妻子看了忍不住伤心落泪……”
  近日,家住商洛市镇安县永乐镇,在山西经商的姚元成向多家媒体反映,他妻子耿利惠在处理一起车主和乘客的纠纷中,与镇安县扶贫局干部陈玲发生争执,遭到陈玲和其同事的殴打,经医院诊断证明“头颈部软组织损伤、颈椎病”,住院4天,花费1500元。事发后,司机报警,镇安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出警后,将两人以及司机等带到派出所立案调查处理,但是,事发至今,近2个月时间,打人者没有得到任何处理。被打者丈夫姚元成万般无奈,只能向新闻媒体投诉反映,希望记者调查报道此事,使违法违纪者得到应有的惩处,还他们一个公道。
  一起简单的民事赔偿纠纷演变成治安案件
  据当事人耿利惠回忆说,2018年3月26日7时,她家投资经营的8路陕H107X 公交车, 由她家雇佣的陈师傅驾驶,行驶至老水泥厂附近,因避让一辆临时改道的三轮车,紧急刹车,将一位50多岁的女乘客从后边的座位面朝前滑倒在车厢地板上,司机陈师傅见状,急忙停车,过去问这位女乘客伤着没有?是否需要到医院检查一下,这位女乘客却说:“没有事,没有受伤”。司机继续开车前行,这位乘客在渔洞峡加油站下车离去。但是,到了当天下午3点20分,那个女乘客一行四人来到西关8路公交车终点站,找到了陈师傅,表明身份说她是镇安县扶贫局的干部陈玲,并让带她到医院检查身体,陈师傅说:“你早上说没有事,现在又找我,我做不了主,我要给车主说一下。”随后,陈师傅就给车主耿利惠打电话说,把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并补充说,陈玲现在非要带她去医院看病。耿利惠就告诉司机,你让她自己先去看病,如果是我们的责任,我们承担,要是她自己不小心弄伤的,与我们无关,我们不负责任。过了一会,司机又打电话说,对方几个人不答应,不解决问题就不让出车。
  耿利惠放下电话,就抱着2岁的孙女来到西关8路车终点站,在车上陈玲讲述了早上的事发经过,耿说:“事不过当时,你早上为啥不去看病,你这会找我说在车上摔坏了,要给你看病,我也说不清楚。”于是,两人发生了争执,陈玲从她身后扑过来向她吐唾沫,并用拳头打她。耿利惠为了保护2岁的孙女,她无法还手,只能用语言还击,混乱中,陈玲的同事用拳打她,她护着孩子逃到车下边,车上的人,就用雨伞、水杯、杂物从窗户往外打她,幸亏她躲得及时,没有打到身上。司机陈师傅见状赶紧过来劝架,说有话好好说,打人是不对的。并下车给远在山西的姚元成打电话,姚让他立刻报警。
  随后,镇安县城关派出所民警出警,控制了事态,并将当事人及相关证人带到派出所接受调查。由于被打后,头疼胸闷,当晚九时,在家人的陪同下,耿利惠到镇安县医院医治,医院诊断为“头颈部软组织损伤、颈椎病”住院4天,花费1500元,住院期间,打人者没有一人到医院看望她,更没有人上门赔礼道歉。后经其丈夫姚元成寻找目击证人,落实当天除镇安县扶贫局干部陈玲外,还有齐某、刘某和王某,两男两女,他们是在去乡下扶贫时,顺路找车主耿利惠说事的。结果,因为双方意见不合,发生了争执,升级为“治安案件”。
  司机证明、视频显示镇安县扶贫干部打人
  由于耿利惠经营的公交车监控器去年8月发生故障,司机没有发现,也没有修理,无法还原事发整个过程。于是,记者找到了现场目击者公交司机陈师傅,对于事情的起因,陈师傅和车主耿利惠所说基本相同,不过陈师傅说,“这辆公交车给乘客办有保险,无论乘客在车上发生什么安全事故、身体伤害,我们都会赔偿的,没有必要抵赖,可是,你事发时不去医院,过了快9个小时,却让人给你看病,这个确实不妥。”
  对于,车主指认镇安县扶贫局干部打人,陈师傅说,他确实看到陈玲和车主耿利惠发生争执,骂仗,并动手打了耿利惠,扶贫局两个男同志中那个略胖一点的,也打了一拳,这个他在城关派出所做笔录时,也是这么说的,事实就是如此,他愿为此负任何法律责任。
  随后,记者查看了耿利惠的家人提供的,事发附近一家商店门前的监控所拍的视频,视频显示:耿利惠下车后,感觉自己被打吃了亏,冲车上的人发火(听不清声音),车上的人往下扔雨伞、矿泉水瓶子、杂物砸她,幸亏她躲得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后来,记者在镇安县扶贫局采访时,陈玲承认是她用东西打耿利惠的,因为耿利惠骂她骂的太难听。
  对于动手打人 镇安县扶贫局干部另有说法
  对于陕H107X 公交车车车主耿利惠指认镇安县扶贫办干部打人,现场目击者、镇安县扶贫局干部刘某某矢口否认,他说他以党员的身份、法律的名义保证,事发当天他们扶贫局4名干部,没有一人动手打人,说他们打人,完全是车主捏造事实。
  由于镇安县扶贫局在事发现场的女干部齐某(女)休病假,王某在扶贫点无法接受采访。在镇安扶贫局局长办公室,记者见到了涉嫌打人的被反映人陈玲,说起当天发生的事,她感到非常委屈,她说车主一接她的电话就开口骂她,她被迫还击,只骂了对方两句。对女车主耿利惠指认她打人,她指天发誓,说她绝对没有动手打人。但承认耿利惠下车后,她用雨伞和杂物打耿利惠,原因是耿骂人太难听,她才动的手,她拿出医院的诊断证明和病历,表明自己当天确实受伤了,看病花了3000多元。
  当记者问她:“作为一名国家干部,你应该懂法,就是车主不肯支付你的医疗费,你还可以找她们公交公司领导反映,还可以到法院依法维权,为何发生争执呢?”
  陈玲一下变得激动起来,她抱怨说,当公务员国家干部就这么憋屈的,就让人欺负?并当着他们局长的面,就在局长办公室这个办公场合,口中脏话连篇,骂着非常难听话,大失水准,真难想象这就是镇安县扶贫局有二十多年工龄的老干部?(以上有录音为证)也不知镇安县扶贫局平时是怎么教育管理干部的,竟然当着记者的面,像村妇一样骂大街,真是岂有此理!她所谓“被迫还击,只骂了对方两句”的说法,鬼才相信呢!
  据镇安县扶贫局詹局长说,在此之前,耿利惠的丈夫姚元成要求陈玲到公交公司给他们赔礼道歉,此事就此划一个句号,不再追究。他曾做陈玲家人的工作,说不管怎样咱是个国家干部,摆个高姿态,不要因此影响工作,但没有被接受。
  采访结束时,詹局长表示,既然此事城关派出所已经立案调查,他们以派出所的处理结果为准,如果他们扶贫局的干部真的动手打人,必须按照党纪政纪严肃处理,绝不护短,绝不袒护任何人。
  当事人质疑 城关派出所延期办案涉嫌行政不作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 第九十九条规定;公安机关办理治安案件的期限,自受理之日起不得超过三十日;案情重大、复杂的,经上一级公安机关批准,可以延长三十日。 
  镇安县扶贫干部涉嫌打人案件,镇安县城关派出所在事发当天即3月26日下午就已经立案,但事情过了近两个月时间,却迟迟不予结案。当事人质疑派出所办人情案,官官相护,涉嫌渎职和行政不作为。
  5月22日下午,记者到城关派出所核实情况,该所值班室一位值班的女内勤告诉记者狄所长在局里开会,记者说教导员在也行,只要能说明情况就行。经请示所领导后,女内勤回复:所长管办案,教导员只负责队伍建设,不管案件上的事,让记者到镇安县公安局去了解情况。
  记者到镇安县公安局亮明身份,留下反映材料,该局相关人员经询问城关派出所所长,转述道:4月25日,到了办案最后期限,因当事人要求伤情鉴定,所以,城关派出所做出延期办案的决定。但没有说明是否经局领导批准。
  随后,记者再次询问耿利惠的家人,他们说,案发不久,派出所曾经给他们出具了伤情鉴定申请书,要求他们做伤情鉴定。但经过咨询律师,就目前伤者提供的打人视频以及医院诊断证明、病历,足以证明伤者已经构成了“轻微伤”,而要做伤情鉴定,等结果出来需要三四个月时间,他们生意太忙实在顾不上,便放弃了伤情鉴定。
  对于镇安县城关派出所的工作态度和工作程序,伤者家属提出三点质疑:
  第一、案件延期办理,按规定城关派出所应该告知当事人,可现实却是,如果不是记者采访,他们或许永远也不知详情,这个案子或许会永远拖下去。所以,他们认为城关派出所办案程序违法违规。
  第二、据他们了解,对于伤情鉴定,并非强制性的,也不是任何一起治安案件都必须做伤情鉴定。受害人一方,可以选择做司法鉴定,也可以选择放弃。他们认为,有人证、监控视频、医院证明已经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涉案人员并未远离,就在镇安县区域,难道处理一个普通的治安案件真的就这么难吗?
  第三、如果涉嫌打人者,不是镇安县森林公安局局长的妻子,而是一般的老百姓,这个案子能拖得这么久吗?
  耿利惠和她的家人表示,尽管他们是弱势群体,平民百姓,但一定要为自己讨个公道,“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一个国家干部、公务员出口伤人,动手打人,竟然迟迟得不到处理,请问镇安县有何安全可言?
  目前,当事人已就此事向镇安县主管领导、镇安县纪委、监委会投诉反映,希望彻底调查此事,使违规违纪违法者得到应有的惩处,还他们一个公道,还社会一个公正!

  新闻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规定:
  殴打他人的,或者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并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