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更多
首页 >> 舆情 >>媒体曝光台 >> 悲痛!她走了,没等来道歉……
详细内容

悲痛!她走了,没等来道歉……

据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消息

12月15日凌晨1点30分

侵华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幸存者

吴俸贞老人去世

享年94岁

微信图片_20201216091503.jpg

送别吴俸贞老人



吴俸贞,湖南平江人,1927年12月出生。
十七八岁的一天,回家途中,她在村口被日本人抓走,关进慰安所。日军野蛮对待吴俸贞,只要她稍不顺从就用脚踢、用皮鞭毒打。
十几天后,吴俸贞设法逃了出来,被村民送回家。回到家的吴俸贞遍体鳞伤,丈夫用草药为她疗伤,在家人的照料下,她慢慢痊愈。

微信图片_20201216091511.jpg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工作人员看望吴俸贞老奶奶

得知吴俸贞老人去世的消息

网友悲伤送别

“奶奶,一路走好

“愿老人安息

微信图片_20201216091517.jpg

微信图片_20201216091525.jpg

微信图片_20201216091528.jpg

微信图片_20201216091532.jpg

微信图片_20201216091544.jpg

微信图片_20201216091548.jpg

她们远去的身影



据统计,在1931年到1945年日军侵华战争的14年间,日军强征掳掠了20多万中国妇女作为性奴隶,“慰安妇”成了日军强加给她们的称号。

这是一道道伤疤,刻在了她们心里;这也是人类的耻辱,留在了历史上。多年过去,老病相催的幸存者们,仍未等来日本政府的道歉。

微信图片_20201216091551.jpg

01

“世界真好,只愁命短不愁穷”

韦绍兰出生于1920年农历七月二十七,广西桂林荔浦县新坪镇人。1944年的冬天,24岁的韦绍兰被日本士兵抓走,在慰安所遭受了3个月非人折磨,其间怀了身孕。逃出慰安所后她生下了一个孩子,取名罗善学。 

韦绍兰是唯一公开儿子身世的侵华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 

多年后,韦绍兰接受采访时回忆起那年的事,依然痛苦,“眼泪都是往心里流的”

微信图片_20201216091555.jpg

那些事情像是心里一块隐秘的角落,只要想起,就会泪流不已。采访时,韦绍兰时而掩面而泣,时而沉默、无言。好像语言永远也没办法形容,眼泪永远也滴不完心里的苦海。

图片

然而虽遭遇不幸,韦绍兰老人却一直坚强乐观地活着。她说:“只愁命短不愁穷,只要命长,再苦再穷也不怕。” 她也不止一次地说过,“世界真好”。 

微信图片_20201216091559.jpg

                                                             △以上韦绍兰老人画面均出自纪录片《三十二》

2019年5月5日13点20分,韦绍兰老人辞世,享年99岁。

02

“希望我闭眼前,能讨回公道”

黄有良,1927年生,海南陵水县田仔乡人。1941年,日军入侵黄有良的家乡。当年10月,14岁的黄有良在收割水稻时遭到日军性侵,被抓进慰安所两年。后来一位村民向日军谎称黄父去世,央求放黄有良回家奔丧,黄有良才脱离慰安所。

微信图片_20201216091603.jpg

2001年7月,黄有良、陈亚扁、林亚金等8名海南“慰安妇”幸存者向日本政府提起诉讼,要求日本政府谢罪以恢复她们的名誉

2010年三审结束,中国原告败诉。日方法院虽认定了当年的侵害事实,但以“个人无权利起诉国家”为由,判决原告败诉并驳回其上诉

2017年8月12日,黄有良老人在海南家中去世,终年90岁。

微信图片_20201216091607.jpg

黄有良老人生前曾说,希望有生之年,还能再去日本打官司,“我老了,我希望等我闭眼前,能讨回公道!”
痛心的是,直到老人离世,她依然没有等来日本一句正式的道歉。 
20多万个“她们的故事”

我们只知道很少一部分

如今,她们已经或正在离去

从20多万到32、22……

截至目前

中国大陆经认证在世的

侵华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

已不足20位

而她们还没等来一声道歉

昭昭前事,惕惕后人
铭记历史,勿忘国耻


来源:央视新闻、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纪录片《三十二》《二十二》、央视《新闻调查》等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