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更多
首页 >> 媒体调查 >>媒体调查 >> 有的日入十万,有的月亏百万……来看真实的网红直播村
详细内容

有的日入十万,有的月亏百万……来看真实的网红直播村

2020年,网红主播就像雨后春笋一样不断涌现。花样百出的直播背后,涌现出了一批网红直播村。如杭州九堡、义乌江北下朱村、广州大源村等。


微信图片_20201217093347.jpg
近日,人民政协报记者就实地探访了中国网红直播第一村——浙江省义乌市江北下朱村。来此追梦的人,有的日入十万,有的月亏百万。即便这样,仍有人前仆后继赶来……

01

这里是二维码最多的地方

一走进江北下朱村,记者感受到了浓浓的创业和商业氛围,一个个火红的店铺招牌上写着“小姐姐爆款”“微商团购”“直播供货”“一件代发”……连垃圾桶上也写着“走进江北下朱,实现财富梦”。

这里是典型的江浙村落,一排排四五层楼的农房,一共99栋建筑,7000多家商户,汇聚了1000多个微商品牌、5000多名网红主播,电商从业者超过两万人。通常一栋楼的顶层用来睡觉,往下三层是仓库,地下一层专门用来直播。几乎每个店的门头、墙体和门口易拉宝上都印着二维码,有公众号、有私人微信,也有微信群。最常见的交通工具是送快递的电动小三轮和拉快递的小卡车。

走在街上,看到最多的是拍段子的人。如果他们的视频能上平台热门,就离爆单不远了。头天晚上直播间爆个10万单,第二天就会成为整个江北下朱村尽人皆知的“名人”。

是什么原因让这座小村庄成为闻名全国的网红村?浙江尚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俞寒冰在接受人民政协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是地理位置优越,毗邻全球最大的小商品市场;二是依托义乌强大的电商物流网络,成本低,让江北下朱村迅速成为社交电商新模式下的“网红村”。

当前,商家们都扎在这片战场上厮杀,有人铩羽而归,有人锐不可当。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这句话真实地反映了江北下朱村的现状。

“今天的义乌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但如果总是老样子,不能通过品牌化来提高产品的附加值,义乌很难走得更远,同时现在主播行业门槛较低,素质参差不齐,又带来了新的焦虑。”俞寒冰思考着,就像社交电商,从野蛮生长到逐步建立社交电商运营、管理、服务等一系列社交行业法则。目前江北下朱村网红直播电商也正处于从野蛮生长到规范化、规模化发展的探索之路上。要成为货真价实的“网红直播第一村”,还需全供应链环节的共同助力。

令他欣喜的是,强化供货体系、强化品牌意识目前在不少商户已成共识。

02

一夜暴富只是梦

来江北下朱村3个月的小文告诉记者,来义乌之前总想着一夜暴富,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在白日做梦。

小文和丈夫原本在湖北老家开了间服装店,受疫情影响,店铺被迫关闭,整个家庭的收入来源也被切断了。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在抖音刷到了江北下朱村的创业故事,一个主播仅靠一条介绍小乌龟玩具的带货视频就成交了5万多单,“一单赚5块,一晚上25万到手了。”

义乌的创业故事让小文心动,她觉得“这种视频自己也能拍”。与丈夫商量后,两人决定前往江北下朱村创业,把不满5岁的孩子留在老家,交给父母照看。

与大多数白手起家的主播一样,小文在抖音注册了卖货账号“文球球严选”,开始边看边学,坚持了一个月后她发现,可能100个人在同一个场景下,用同样的话术拍摄一条带货视频,在粉丝量差不多的情况下,最后只有一条能火。

她也有高光时刻。比如,她曾靠一套玩具积木一晚直播净赚4万元。但大多数时候,一晚上直播五六个小时,直播间人数也就四五个人,基本上都是身边的熟人,很少有陌生人进来下单。“有天晚上直播间总共成交了24单,自己还赔了100多块钱。”

不过她坦言:“这里的主播,每天都像在坐过山车,可能某一天视频上了热门,直播间涌入上千人,一场直播就爆单了。而到了第二天晚上,当你兴致勃勃开播时,却发现直播间总共就两三个人进进出出。”

小文告诉记者,在江北下朱村,像自己这样的创业者一抓一大把。“女孩子来这里创业一个月,就彻底和精致说再见了。有的主播为了省钱,要一个人承担直播、打包、发货的工作,体重80多斤的女孩,一箱货30多斤也是自己扛,坚持下去实属不易。”

记者走访发现,大概30%-40%的主播会长期留在江北下朱村,60%以上的坚持不下去就回家了。

03

我希望是一年

其实这里的不少创业者都是听着“一夜暴富”的故事来的。

“人们总是看到金字塔的顶端,却没有看到下面埋藏的尸骨。”这是一位东北老哥边抽烟,边跟我说的一句话。

旁边的人都叫他老王。过了而立之年的老王,出生于黑龙江省黑河市,早年在北京的夜总会干过,卖过保险,还当过厨师。北漂失败心灰意冷的他,回到老家以开出租为生。由于对直播感兴趣,他半年前坐飞机来到2000公里外的义乌。

由于江北下朱村房租太贵,他在周围村落租了一个单间,只要1000元。但第一天他就被割了韭菜,如同给淘金者卖水一般,直播培训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他在江北下朱村一家开办不久的直播培训机构报了名,课程7天1980元,老师基本没有资质。培训机构的人声称,直播风口就是刚需,这个价格根本不贵。

老王在“学习”了拍摄课程后,接连的成本随之而来。比如注册账号保证金,前期设备也投入了几万元。对于老王来说,他拍视频是技术派,擅长研究平台规则,自称“爆单”得走旁门左道。在跟我们聊天之前,刚刚吸引了1000粉丝,并爆了几十单,这让他极为得意。

可在这花着自己的钱,前三四个月没有收入的人,比比皆是。

每天坚持奋斗的人很多,每天离开的人也很多。采访间隙,天空中漂起了小雨,我们问这位东北老哥:“你还能坚持多久?”他淡然一笑:“非要加上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年。”


来源:人民政协报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