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更多
首页 >> 幸福之旅 >>旅游天下 >> 冬季坝上塞北雪原
详细内容

冬季坝上塞北雪原

时间:2021-12-29     【转载】   来自:我是旅行人   阅读

湛蓝的天空中飘着几簇稀薄的流云,时而停歇在山尖处,时而随风飘向天际。白茫茫的雪覆盖在广袤无垠的大地之上,一条墨黑色的柏油路把这条如同婚纱般耀目的雪原劈成两半。一辆满载着不惑之年的大叔大妈、热血沸腾的都市青年和热恋中情侣组成队伍的大巴车正沿着公路朝北方的天空驶去。车厢内左侧第五排临窗而坐一位身穿橘黄色羽绒服、模样清纯俏丽的姑娘用手擦拭了一下附在车窗玻璃上的雾气,她看到车窗外被雪染白起伏的丘陵一眼望不到尽头,激动的用手拍了一下旁边男友的胳膊后说:“快看,好漂亮哦”帅气的男友朝着窗外瞅了瞅:“哇~这边下了好多的雪,真美啊”情侣的脸上同时露出了惬意自如的浅笑。

  刚驶过那段稍高地段就要下行时,司机大哥的一个急刹车导致车内一大早起床睡眠不足还在酣睡的队友们身体猛然前倾,额头撞在了前座上轻微的疼痛致使大脑迅速惊醒。队友们纷纷把目光投向了大巴车的正前方,只见在通往田间支路上的入口处一群毛驴正慢悠悠的穿越马路,驴群的眼睛注视着正前方,对来往的汽车完全熟视无睹,没有汽车的喇叭声,驴群踩在硬朗路面上发出清脆的蹄腱声荡漾在空气中像是演奏一曲动听的鼓弦乐。行驶在路两侧皆是皑白的雪原中央,队友们兴奋的纷纷把目光投向窗外,不停地戳着手机屏幕上的按钮拍照。

  午后,载着满车队友的大巴车驶入御道口景区,刚一下车,一股沁凉的风迎面袭来,使得一路昏沉的大脑清醒了些许。队伍中一位挎着各种摄影设备的大哥目光旋转的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他看到北侧是一排排鳞次栉比的村庄,东边是稍平缓的丘地,西南角那片稍高的丘陵被他一见钟情。队伍们分配好房间后跟着摄影大哥的步伐径直朝西南角的那片丘陵走去,穿过深绿色网格状的栅栏,沿着布满残雪生长着荒芜野草的山野斜坡一路攀升,踩在晶莹的白雪上适时便抵达了山包的至高处,一座由钢铁架子焊接而成的信号塔屹立于此,塔的旁边是一片稍平缓的坡地,坡地上的队友们摆着各种姿势在照相,欢快的嬉笑声荡漾在空气中。东南方向绵延的山丘上许多白色的风车不停的旋转着,使得周遭不至于过度清寂,近处西北角的山洼处卧踞着一条冰河,岸旁粗壮古树的枝干倒映在冰河之上影影绰绰。队友们站在山石上凝望落日靓影的瞬间被定格在取景器中,火红的夕阳把西方天际山峦波浪形的轮廓映衬的美轮美奂。随着夜幕的降临,酡红的晚霞最终演变成一道幽蓝的云堤镶接在天际,队伍们在夜幕来临时朝宾馆的方向快步跑去,昏黄的路灯把他们的身影拉的冗长。

  令人期待的晚餐并没有想象中的美味入口,在一盘豆皮端上桌后一位大姐夹起一块送进口中正要吞下时眼珠朝面前的队友们来回转动了一圈又噗嗤一下吐在了地上。“咸,真咸啊”嘹亮的嗓音从她那惊讶的表情中脱口而出,惊动了在坐的每一位队友,当队友们各自品尝后也不约而同的附言道:“咸,真咸”当再有菜上桌时也未见有队友再抱有期待了,皆是互相交换着眼神干瞪着。队伍中一位敦实的小伙把瓷碗里倒上了开水,每夹一筷子菜时都会先搁置盛水的碗内搅动一番再送入口中,结果那一桌菜几乎被他一人吃了精光。

  冬季的坝上宾馆十分冷清,大多都已歇业,临近的村庄也全然没有夏日里的热闹,夜色下的马路仅有不多的几辆汽车疾驰而过消失在黑夜的尽头,时空显的尤为清寂。屏住呼吸,一阵阵沸腾的喧闹声从那栋红色的宾馆内隐约传来,顺着声源的方向一路追踪,在二楼的一户房间外终止,透过玻璃窗只见明亮的灯光把房间内每个角落照的灯火通明,一群俊男靓女聚在一起哈哈大笑,哦,不,他们不是在笑,是在玩着什么游戏哩。在一位代号为“法官”的引导下,围坐在一起的队员们时而有人闭上眼睛又时而有人睁开。在大家都闭上眼睛的时候,只见其中的一位毛头小子忽然发出噗嗤一声大笑,引得在场的伙伴们也忍俊不禁,尽管那小子捂住嘴巴尽可能的不发出笑声,但对于第一次玩这样游戏的他看到伙伴们搞笑的动作总感觉妙趣横生,像是孩童时期的躲猫猫一样,以至于让他总是不由自主的狂笑。那发颤的笑声所产生的冲击波震动着整栋大楼,把大楼顶端烟囱盖上的残雪抖落,正巧砸在黑夜里墙根处游蹿的地鼠身上,吓的地鼠慌不择路的逃窜不小心一头撞在了水泥杆上当场毙命而亡,这一幕被树梢的秃鹰看到后哭笑不得便振翅飞起掳起食物扑闪着双翅消失在皎洁的月色中。

  轰隆的雷声从窗外传来,一道耀目的火光划破了夜空,队友们听到声音后迅速朝窗口聚拢,从地面喷出五颜六色的光柱在黢黑的夜空中炸开,形成一把绚烂多姿的巨伞后又瞬间消失,那璀璨的烟火唤醒了沉睡的小镇,浪漫了旅途的心灵,在感受新年氛围的同是更轻叹于荏苒光阴的蹉跎与无常。

  天未亮,闹铃声从漆黑的房间里响起,惊醒了酣睡的梦,然而实际上,姑娘几乎一宿未能入眠。本来是跟同事一起来的,然而单位临时有事发紧急通告召回,这让人既纠结又苦恼万分,一向兢兢业业的同事在半路上选择了回京,而对于好不容易出来的她实在不甘心就这样放弃期待已久的旅行,她甚至顶着挨批的压力继续任性的赓续塞北雪原之旅。但是仍有各种琐事搅动着她的内心,使得她难以入眠。索性果断的穿好衣裳从床上一跃而起,将身体投放至并不暖和的房间内洗漱。大块地板砖铺成锃亮走廊内两侧的房间里听不到任何的响动,估摸着队友们都还在睡觉中吧。因害怕过于寂寥于是乎便迈开小腿在清冷的黎明前朝阳光升起的方向快步跑去。马路旁是一些未曾融化的残雪,一些干瘪的马粪一半裸露在外一半掩映在雪壤里,寒风侵肌,在跑向一处农家院旁时姑娘迅速的向宾馆折返。

  稀粥茶蛋再加上一些简易的咸菜下肚后,队友们坐上了前来接送的越野车队,车队朝着阳光升起的方向一路东行,行驶在那条一眼望不到边际并不宽敞的笔直公路上,两侧皆是皑白的原野,绯红的晨霞从东方的天际徐徐上升,把视线内起伏的雪原逐渐照亮。白色的风车屹立在山包之上,来自西伯利亚的劲风使其不停的转动着,产生电能照亮了千家万户。刚驶过一个小山包正向那片低缓处驶去时,两头奶牛站在并不宽敞的马路两侧如同雕像一样纹丝不动,奶牛的眼睛死死的瞪着靠近的车队,各霸占一边的它们就像是限宽的路基一样中间仅仅空余着勉强可以供越野车通行的距离,这不像是在考验司机的驾驶技术,到像是在为来往的游客宣传这里有营养丰富的牛奶,看呐,它们的体型多么肥硕!

  冬季的滦河因结冰而变成一片茫茫的雪原,河岸的边缘是一片浓密的松树林,林子南侧一群棕色的骏马在晨光中自在的漫步,正当它们沉浸在这种静逸的世界里时,忽然看到公路方向好大一波人流朝自己这边跑来,马儿看到脸上挂着兴奋喜悦表情的人群朝自己马不停蹄的飞奔而来,有那么一两位小丫头或许是速度太快雪窝太深的缘故吧一头栽进了雪地里,脸上粘满了雪粉,呵呵,这群跟笨熊一样的人类估计还不知道雪地下面全是自己的便便呢?但是值得赞扬的是在她们摔倒后又迅速的爬起向自己跑来,喔,我的天,她们的步伐是多快啊,在距离自己五米外的地方这群笨熊突然停止了,然后他们纷纷拿出手机给自己照相,嘻嘻好啊,看来我们的身材还不错嘛,我开始摆姿势了哦,有那么几位着装鲜艳的女孩跑到自己的旁边希望跟自己合影哩,马儿心想:“切,我才懒得跟你们合影呢,你们穿的太厚了就像笨笨熊一样一点都不好看,看我的鬣毛多丰茂,体格多健壮,我得走开了,才懒得理你们呢”马儿心想着这群笨熊会追着自己,但是它看到她们索性躺了下来,在雪地里捧起一把雪粉高高跳起洒向天空,耀目的阳光把她们的身影定格在风花雪月中,勾勒出曼妙的身姿。马儿心想:“哼,在我的地盘这样撒野也不弄点儿好吃的招呼一下”。

  小河头北侧白桦林间的雪窝里一部被遗落的手机正低声啜泣着,它的整个身体被冰冷的雪覆盖着完全看不到外面的世界,因寒冷而使得它的身体瑟瑟发抖,它绝望的哭泣着,它恨自己不该在主人方才在被她的同伴们用雪淹没的时候顽皮的从兜里钻出来。主要是刚才主人的同伴们不停的把雪刨向她身上的同时他们也在兴奋的尖叫着,雪粉抛向主人衣服上的时候噗挲作响,本只想露着脑袋出来看看这热闹的场面,但主人身体一扭动,就把自己给甩了出来,跌进了柔软的雪窝里,但是我讨厌这里,太冷了,也看不到阳光。我还是想回到主人温暖的兜窝里,我还是想跟时而调皮又时而喜静呵护自己的主人一起云游四海,走遍天涯海角,用自己的大脑为主人记录所有的风景和美好的记忆。然而此时此刻,离开主人的兜窝已有十多分钟了,主人却依然毫不知情,这使得内心格外悲凉,我可不想呆在这里。不行,我一定要让主人知道自己不再她的兜窝里了,我要大声的呐喊,我要唱歌,我要让主人知道自己想回到她的兜窝内。在灰心丧气之际,“我的手机丢了”我听到主人惊慌失措的对她的同伴们喊道,“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我听到自己兴奋的回应道。或许是雪壤阻碍了声音的传播吧,主人对自己的回应完全无动于衷。总能听到主人在自己旁边走动脚踩雪地咯吱作响的声音,还能闻到她身上散发的最熟悉的香水味,没错,是主人,相信她一定在急切的寻找自己,我几乎能感受到她的那种着急的心情。我即开心又失落,开心的是几乎主人和她同伴们都在寻找自己,失落的是为什么自己发出这么大声音他们都听不到,总能听到旁边来回的脚步声和呼吸声,多想告诉他们:“我在这里”就在自己的身体渐渐失去温度奄奄一息之际,一只手突然抓住了我的身体,在上升的刹那,我看到山洼处停放着数辆越野车旁的一位大姐在拍照;东南侧的山坞处许多游客骑在马背上自在的驰骋,马蹄声抖动着雪地弹起一阵阵雪粉;旁边笔直的白桦林旁一位身穿粉红色衣裳的女孩手脚八叉的躺在雪地里面朝湛蓝的天空;西南角一位摄影师正在为一对将雪粉抛向空中的情侣合影;西北角一位帅气的男生正捧起一团连接在一起的大块雪团朝旁边的女同伴投去,吓得她双手捂耳,紧闭双目;旁边一位女孩正准备吞下手上的一块雪饼,相信那味道一定很不错,瞧,她笑的多么开怀。捡到自己的是主人的一位帅气而斯文同伴,多想对他说:“你真是太帅了”他捡到自己的第一时间兴奋的奔向低头在地上寻觅自己的主人,我甚至连感激的话都来不及说,不过我也确实不想呆在他那粗糙的手里,我还是喜欢躺在主人如玉般的手心里。主人看到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她拭去了自己额头上的雪沫后脸上瞬间露出了喜悦的笑容就像中奖似的开心,温柔的阳光透过白桦林映射到她的脸颊上,那种重获幸福的喜悦定格在她的眉宇间,我也看到一旁主人的同伴们都释放出开心的浅笑,那一刻,感动的心几乎热泪盈眶

  白家窝铺的山包上偶有几只飞鸟掠过,鸟儿停留在白桦树梢的枝头上,它看到那片雪白的斜坡顶上许多游客正坐在尼龙绳连接在一起的胶质轮胎上,当他们坐稳将脚抬离地面后,坐着一波队员的轮胎开始缓缓下滑,下滑过程中伴随着强大的惯性速度越来越快。这群聚集在一起的队员撞开了贴近地面的的空气,上方空气迅速补给的过程中形成了强风,风把各自的脸颊吹得龇牙咧嘴,轮胎摩擦过的地面弹起了漫天的雪粉,滑过的地方掀起一阵如同龙卷风一样的巨型屏障,蔚为壮观。“啊~啊~啊~”队友们的尖叫声盘活了清冷的空气,那热气腾腾的哈气击退了那股冷流,一些身穿厚棉袄的铮铮汉子因现场温度持续上升不得不脱下上衣,光着膀子露着那发达的肌肉,使得在场的女生们惊呼不已,纷纷与光膀的汉子们一起合影,看到女生们都喜欢跟光着膀子的大哥们合影,在场的男青年们也纷纷脱下了上衣,然而由于现场的女孩没有想象的那样多,导致很多光着膀子的男生孤零零的干站着,冰冷的空气把他们的皮肤冻的跟红苹果一样通红。

  午饭返回青莲山庄的路上,因超车的缘故车队中的一位蒙古大哥跟一波外乡车队发生了一点摩擦,蒙古大哥怒斥的说:“你会开车吗”那位驾驶着野兽的彪悍哥回应:“谁不会开车了,有你这样超车的吗”蒙古大哥面色大改的回应:“有你这样墨迹的吗?”彪悍哥高傲的回应:“哟,你这是想怎得”他们的争执引发了外乡车队和蒙古车队两帮车队的同时加入,像是一场激战爆发的前兆。“新年的第一天大家都是高高兴兴出来玩的,都别计较了,赶紧上车吧”人群中一位端庄优雅的女士的声音瞬间被淹没,然而争执的人就是很奇怪,越是有人劝解就越是来劲,争执愈演愈烈都无法平息心中怒火的时候,蒙古哥打开后备箱抄起铁锹的刹那整个车子就溜了出去,他伸手去抓车屁股可惜由于太光滑发现没有可以握住的地方,一同的很多司机纷纷去抓滑出去的车子,只可惜由于车身光滑未能使汽车停住,就在车子滑出去的瞬间有那么一位大哥迅速跑向驾驶室门旁刚一打开车门一只脚还未伸进驾驶室的时候车身滑出带动的惯性导致车门又瞬间关上,把这位大哥的脑袋狠狠的撞了一下,瞬间跌倒在光滑的雪面上。车内副驾驶的一位男队友不得不紧急跳出车厢就像是拍摄港片那样惊险,跳出来的队友顺着斜坡一直翻滚着直至在一处树桂的根部终止,他的身体在撞击树桂的瞬间枝头的冰桂来回摇晃一番,在明媚阳光的照耀下如同钻石般闪亮。后座的三位队友眼看汽车就要翻进沟内不得不紧张的闭上眼睛,神经处于高度紧绷当中,千钧一发之际,那位方才与蒙古大哥争执的彪悍哥驾驶着他的野兽突然蹿出,车轮溅起的雪粉模糊了视线里的一切,彪悍哥在那辆无人驾驶汽车的正前方就要滑向位置处横向戛然而止,无人驾驶汽车由于强大的惯性将彪悍哥的野兽撞出了十余米,在山涧的边缘处终止。

  正午阳光透过密集的杉树林枝干映射到清幽无尘的马路上,车队顺着这条马路向尽头驶去,坐在车内柔软的座椅上,静静地闭上双目,温柔的阳光透过林立的树杈投射到车窗内,形成一种不停闪动变幻的意境,车载音乐里那豪迈的草原歌曲令人畅快自如,徜徉在梦的海洋里,只期许这是一条永无尽头的道路一直行驶下去,让思绪跟着灵魂一起飞扬。驶入桦木沟国家深林公园,沿着山脚下蜿蜒的公路一路向前,由山丘撑起的天空蔚蓝无比,山凹处是一群奶羊,呆滞好奇的凝望着山脚下浩浩荡荡的车队。

  蛤蟆坝的上游是一座与世隔绝的村落,由硬朗石块砌成的屋基、粗壮树木支起的桁架和石板铺设的屋顶所铸造的房屋掩映在皑白的山涧深处,屋舍旁边的栅栏内是一大群绵羊,它们在不大的空间里彼此紧挨着,希望借助各自的身体取暖。新年的第一天,它们看到乌央乌央的客流汇入这里,看到小山包上站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在拍着它们长大的家园,看到好大一群人正沿着实木建造的台阶朝这边涌来。当走到身边时,他们争先空后的给我们拍照。“不行,不能让同伴们抢了我的风头”其中一位健壮的公羊臆想着,于是乎它用角顶开了同伴们跑到距离人群的最近处摆着各种姿势让人群给自己打造最漂亮的一面。我常在主人的会客厅里的墙面上看到有自己和同伴们的照片,都不敢想象原来自己和同伴们是那么英俊潇洒。

  通往山丘实木台阶尽头的两侧站着一排正取景的摄影师,一位看起来很专业约莫四十来岁的大哥轻轻的摆动着三脚架上的长焦镜头,透过取景器,他看到对面山野西南角斜坡上两位骑马的牧人正悠闲自在的牵动马匹向那片铅灰的白桦林走去,马儿呼出的哈气消融在空气中的片刻伴随着快门的响起被定格;再拉近一些,只见许多青年男女从那片斜坡上翻滚而下,欢快的笑声响彻着整个山谷,把附上雾凇的枝头震的来回摇曳;再把镜头朝右稍挪一下,一群年轻的群体在摆着二零一七的造型,他们时而躺在地上又时而高高跳起,各自捧起地上的雪粉投向对方,真是俏皮极了;再把镜头略往右移动一丢丢,哦,那是一片洁白无瑕的雪面,仅仅遗留着一个人的脚印,脚印的尽头是一位戴着粉红色围巾躺在雪面上闭目凝思的姑娘,阳光把她的脸颊衬托的更加洁白,她像是沐浴着午后慵懒的阳光在冥思默想,徜徉在自然的怀抱中灵魂跟着心灵一起飞扬;镜头再往上移动,那是一颗孤寂的白桦树,树下的几位伙伴在捧着雪洒向天空,其中一位女孩跳起的瞬间被捕捉到,好一派纯真烂漫的景象;镜头继续向右下方移动,取景器内似乎没有人的踪迹,但是那杉林、雪地、风车、栅栏、屋舍构筑的图像恰似一幅栩栩如生的墨画。

  前往鬼门关的途中再次邂逅那片白桦林。之所以称之鬼门关,是因为那是一条笔直的穿林公路,道路的尽头是一个急转弯,来往的外乡自驾游客或许是因为过度迷恋这片白桦林导致一时走神在路的尽头没有及时转弯而翻了车,这~难免有些让人欷歔。车队在山下的洼地处停下后,队伍们浩浩荡荡的向布满荒草的丘顶进发,队伍们在行走途中被夕阳照耀的瞬间绘制成一幅美丽的剪影。风卷起女孩乌黑的秀发飘扬,站在石堆上,眺望眼前的这片白桦林像极了童话里的世界。林子的尽头是一片起伏的山丘,落日的余晖映衬在山丘上勾勒出美轮美奂的弧线。酡红的晚霞把时空笼罩的极具意境,像是在做梦却又那样逼真。

  夜幕下的塞北雪乡一片清寂,乌兰布统景区青莲山庄的宴席厅内队伍们围坐在盛有柴鸡和各种美味菜肴的桌旁享用着饕餮大餐,不时从外面端进一只烤羊腿被队友们大卸八块囫囵吞下。队友们边吃边沉浸在一片欢声笑语之中,餐后,姑娘们拿着庄主赠送的烟花在院门前的路旁玩耍着,她们一边放着花火,一边就像俏皮的精灵一样舞动着婀娜多姿的靓影,绽放着天真无邪的笑容,使得塞北的夜迷人而陶醉。

  明亮的星星恰似巨型银幕一样在夜色中散发着柔美的光芒,凌晨时分窗外的夜空落下了碎棉般的雪花,晶莹的雪花在有风的凌晨肆意飞扬,把漆黑的房间弄的一闪一闪的,形成一种光影斑驳的意境倒映在房间里的每个角落,迷糊的睁开双眼发现这一幕无比的惊讶,迅速的穿衣洗漱,在黎明之前的雪夜里奔跑。踩在雪地上咯吱作响,头灯散发的光芒把空气中飘摇的雪花照的晶莹透彻,演绎一场勃勃生机的梦幻世界。

  天渐明时,山庄东北角围栏内的几匹马儿在咀嚼着夏季里留存的甘草,突然,它们看到山包处涌去好大一波人群,人群在那个木质凉亭旁静候着东方天际的日出,马儿看到一位小伙因太冷而搓了搓双手,口中的哈气消融在冰凉的空气中。姑娘们的眉毛和刘海在等候日出的瞬间被敷上一层白雾,看上去玲珑可爱。把村庄包围的山包皆是朦胧的一片,山包的上侧是一片白皙的雾堤,雾与山丘杂糅在一起,形成充满意境的白色王国。一道绯红的晨霞在浓雾中若隐若现,伴随着晌午的临近,暗红的晨霞越发强烈,最终演变成一道夺目的太阳幌子。

  早餐之后,车队沿着东北角的一处马场向将军泡子驶去,年轻有为的庄主总喜欢走不寻常路,他说:“别人开车,而我是玩车,车买了就是用来玩的”流露着北方豪迈性情的他总喜欢挑战坑洼崎岖的路径,他带着车上的几位队友时而跃上山包,时而又迅速下滑至低洼处,当蹿出一段距离后又猛然拐弯,车轮溅起的雪粉就像是刮起的沙尘暴一样壮观。每每漂移时,车内的队友们就像要翻车似的身体朝一个方向倾斜,惊险刺激之余让他们过足了瘾。

  将军泡子不再是湖,而是一片广袤的雪原,湖已结冰,冰面上附着着厚厚的积雪,积雪上许多越野车在表演着漂移。越野车就像是有生命的变形金刚一样,当在雪地上驰骋溅起漫天的雪雾周围的人群都投来艳羡惊讶的目光时,它表现的越来越起劲将自身高强的漂移本领发挥的淋漓尽致。发动机高速转动和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的声响以及队友们观摩的惊呼声打破了沉寂的北方天空,把冰层之下的鱼儿吓得四处游动。瞧,这辆怪兽总是突然的蹿出又瞬间止住来一个急转弯,把雪面刨出一个大坑后又疯狂的去拱另一片雪地,溅起的雪雾构织出一幅朦胧的仙境世界,恰似人间天堂。

  车队前往影视基地的途中偶遇一片雾凇岛,在雾凇岛刚一停车,队友们便迫不及待的朝那片晶晶亮的树桂跑去,或许是由于雪太厚的缘故吧,有那么几位伙伴的腿脚踩进雪窝里还未及时伸出就想往前冲,结果身体一个趔趄趴在了雪面上,满脸糊满了雪粉,令人哭笑不得。贴近地面看到从雪地里伸出的小草也裹上了雪白的靓裳,看,树桂旁的摄影师也在小心翼翼贴在地面上取景,生怕弄出太多杂乱的痕迹破坏了这里宁静与唯美,总有一些漂亮的女孩子从斜坡上滑下,亦有一些大胆的女孩子从斜坡上身体呈横一形直接翻滚而下。那狼狈却又值得珍藏的瞬间似乎要比晶晶亮的树桂更美!

  灰褐色枯树枝撑起的围栏内许多蒙古包坐落在各个角落里,蒙古包外面五颜六色的经幡随风飘摇,一位姑娘从蒙古包内铺炕下面的隐秘位置搞到了一个犀牛角,她拿着犀牛角兴奋的跑到蒙古包外古时候号令官兵的岸台上,双手紧握犀牛角的颈部,粉嫩口唇对着犀牛角仰天长吹,如狮吼般的声音震的地动山摇,直接引发了雪崩,那稍高山麓上的积雪如同太平洋上的巨浪一样向正在雪地里玩耍的队友们席卷而来,看到雪崩袭来的队友们一时傻了眼身体就像僵尸一样停驻在原地不曾动弹,“快跑”不晓得是谁的声音打破了凝固的时间,吓懵的队友们才忽然甦醒,千钧一发之际,队友们纷纷跑上蒙古包右侧栅栏内的马群旁,一个完美的姿势跨上了马鞍上,马儿长鸣一声后,前蹄蹬了蹬地面,甩了甩鬣毛发亮的尾巴,稍退两步后猛然俯冲以惊涛骇浪之势飞跃了跨栏,那汹涌的雪崩紧随而至瞬间淹没了蒙古包、车队以及视线里的一切,成群的骏马载着队友们飞速的向远方狂奔,强劲的马蹄声震动着天地。

【编辑:张洁】
免责声明:如有侵权,请联系删稿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