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更多
首页 >> 教育 >>教育 >> “120万买校庆特刊”能否讲好大学故事?
详细内容

“120万买校庆特刊”能否讲好大学故事?

真正的校庆,应该是广大师生向全社会讲好学校的故事。


每所大学都是个“小社会”,校园里每天都有许多精彩缤纷的故事。遇到节庆纪念日,这样的故事更是不计其数。校庆,需要校方讲好自己的故事。耐人寻味的是,一些大学的校庆,校方热衷于花钱买版面,甚至花大价钱到海外买版面,而不是讲好学校的鲜活故事。

近日,南京大学拟预算120万元在Nature(《自然》)杂志刊校庆特刊一事引发广泛关注。1月9日,记者发现,此前其官网上公布的关于此项目的采购文件已经删除。除南京大学外,国内多所高校也曾于校庆时,在Nature杂志上发布周年校庆纪念专版。

校庆是连接一所大学过去和未来的纽带,宣传报道学校的成绩,展望未来。从南京大学这个招标的网友跟帖来看,舆论几乎一面倒,很少有肯定的声音。这样的宣传“效果”,从一个侧面否定了花钱买版面搞校庆宣传的做法。

高校究竟应该怎样搞纪念性庆典活动,这是一个看似简单实则颇具难度的事情。脱离校友和在校师生,把财力和精力用于学术性宣传,看似洋气,看似面向了全球,一旦收不到预期效果,反而适得其反。

校庆宣传无可厚非,关键在于如何宣传。宣传是一门艺术,绝不仅仅是把学校的工作成绩印刷出去,就算宣传了学校。果真如此,校庆的含金量未免太低了。真正的校庆,更应该是广大师生向全社会讲好学校的故事。

与校庆有关的讲故事,应该重视人际传播的价值,通过师生向校外的人讲,通过留学生向他们各自国家的亲朋讲,而不一定非要在学术期刊上花钱买版面。反之,每个讲述学校故事的人,都会从自己的视角、用自己擅长的方式,向特定的听众讲述自己的经历和感受,让听者对讲述者所在高校产生兴趣。

校庆的价值在于凝聚人心,在于为学校的未来聚集力量。假如大学的每一位师生都有一个很好的故事,每一个故事有10个倾听对象,这恐怕比学术期刊上的广告信息量要高出很多倍,这类故事的认知价值也无法估量。从这个意义上说,校庆更应该发动全体师生讲好自己学校的故事,而不必非要“硬”宣传。


来源:红星新闻

如有侵权  请联系删稿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