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更多
首页 >> 幸福之旅 >>旅游天下 >> 脚再疼,也要沿着西安环城公园走一圈
详细内容

脚再疼,也要沿着西安环城公园走一圈

时间:2022-05-11     【转载】   来自:网易   阅读

我一直觉得,每个西安人都应该围着西安城墙走一圈,走一圈阅尽历史沧桑,走一圈看尽人生百态,走一圈赏心悦目,走一圈神清气爽,走一圈腰也不疼了,气也不喘了,一口气能上六楼了。

咱说走就走,我给你当导游。

尚武门到西门

我是把北门作为出发点,下午三时整出发。为啥?不为啥,我不会告诉你我是选了个黄道吉日,在网上找了个先生掐指一算的。我会说就因为今天我有时间,北门距离我家近。

出发时,我们精神抖擞,很快就到了尚武门。

这谷雨才过几天,还没有到立夏,所以是“暮春四月,杂花生树,群莺乱飞,长安最美四月天”。

这边没人叫尚武门的,都叫小北门,这是西安市最年轻的一座城门,开于建国后。不过1939年西安人跑警报,就开个防空便门, 1996年,修复豁口砌四券洞,形成现在的样子。

尚武门内西侧,被称为习武园,是清朝绿营阅兵的地方,据说康熙皇帝圣驾曾经光临过。后来定名字的时候,与北门东侧的尚德门、尚勤门、尚俭门相对应,表示崇尚儒家的“习武健身、良好品德、勤俭节约”精神。

估计这几个大爷大妈才不管这段历史,他们就是觉得这树下阴凉得很。

这会儿太阳还很晒,乒乓球台没有人占。这个大哥在护城河边打快板,我喜欢,不是说他打得好,是因为我听不到。他害怕自己影响他人,躲得远远的,大哥讲公德,给个赞。

这个厕所修的绝对是五星级,旁边还有直饮水,我看旁边有个“高薪诚聘”保洁员和保安,我都有应聘的冲动,不图啥高薪,咱图的是“高兴”,就冲这环境,多活几年不香吗?

角楼下有个大哥拿着手机思考人生,我觉得他以后能当个精神导师,不像旁边的两个瓜女子,只知道拿着手机拍照。

手机是用来答疑人生还是拍摄美照?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据说西北城角是城墙最低处,护城河的水都排到这里。我看确实如此,聚水聚财,要是我当西安市长,什么行业挣钱,我就把什么行业搬到西安城的西北边。

可事实是,西安城的西北是汉长安城遗址,发展却是西安市最拉胯的,这玩笑开的。

说市长,这里就有一个“西安市市长特别奖”,一家奖一棵石榴树。我瞅瞅,西安市有名的大企业基本都在,我替这些企业着急了:一棵树结的石榴,就算是分石榴籽,估计很多员工都分不到,到时候绩效考核一定要做好,多劳多得,不劳不得。

这里有一个广仁寺古建筑群的牌子,广仁寺不是在城墙里面吗,这个牌子咋在外面?我搞不清,同行的老伙伴说你不知道吗,以前西安城解决死刑犯都在这里,说是广仁寺能镇住怨气,所以这里可能有一些建筑。

我不知道这些,他说啥就是啥。

果然,马上就看到了一个“玉祥门十二烈士就义旧址”,向烈士致敬。

终于看到传说中“公园中野得很”的大爷,你大爷就是你大爷。

玉祥门的历史西安人都知道,就不说了,只是门外环岛那个雕塑,现在被环岛周围的树木挡住了。

从玉祥门到西南城角

从玉祥门外绕了一下,我们重新走进环城公园,看见几个大爷大妈走太极图,我说这又是啥意思,咱也走走。

脱鞋上石,妈耶!这是给人上刑!

看我走的花枝乱颤的样子,大妈诡秘地一笑:你来试试这。老天,这黑色的石子就像刀割,我赶紧挪步下来。大妈说你才几分钟,我一天走两次,一次半个小时。

所传必有所源,你大妈就是你大妈。

西门就是安定门,又要绕一个大圈。

过这个加油站的时候,我发现加油站建筑风格比较古老,就留意看了一眼,这一看,就看出一个故事。

“中国石油西北第一站”,牛!

一块大石头就是纪念碑,上面写着建站60周年纪念,2014年立的碑,这一算应该是1954年建站,把西北第一站建在西安城的西门,建在丝绸之路的起点,当时决定的领导有气魄,立意深远,高,实在是高!

给石油工人献上花环。岁月静好,一池碧水,高柳垂堤,望眼高楼林立,美太太。

我佩服这女的勇气,就是这么厚的城墙,都挡不住她跑的调;我更佩服旁边的大哥,不管她多么跑调,他依旧舞步优雅。

旁边的大爷聚成一团,两个人下棋,一圈人围观。下棋,要的就是这个氛围。

西南城角是有故事的,是四面城墙角唯一没有角楼的,也是唯一一个圆形的,为啥?众说纷纭,有说风水的,有说地质原因的,还有说为了省材料,利用原来的地基的。

专家们都搞不清,咱就不费那个劲儿了,我就说设计的人和媳妇儿吵架,早上心情不好,偏偏要和别人较劲,不行吗?

从西南城角到东南城角

我发现了一个秘密,在环城公园里,隐藏着一个上可以评论俄乌战争,小可以讨论超市菜价的脱口秀团体。他们发表意见的时候文质彬彬,不急不躁,有理有据,有礼有节。不像某些节目主持人弄的张牙舞爪,也不像某些主播要人点赞刷火箭。

大家自由讨论,随时可以加入讨论,也可以随时提包走人。我刚参与了一个关于阴谋论的问题,就被大爷们的高度和深度折服了,灰溜溜地就离开了。

我说这些大爷要是上某音弄个账号,绝对圈粉无数。同伴鄙夷地看了我一眼,“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大爷们的境界岂是我辈所能理解?

有公告说前面保养“马面”,我们就下到护城河,这里又是一个世界。

我们评论着护城河里鸭子的肥嫩,不知不觉就走到含光门桥下。

我要给含光门博物馆照张相,于是我们第一次走到了城墙里面。博物馆门关着,这里有唐含光门遗址,上面还有一个书法博物馆。

含光门和勿幕门很近,勿幕门只有一个小门洞,上面没有门的名字,这是我遇到的第一个没有写名字的城门,后面的文昌门建国门和平门都没有,差评!

别说外地人,就是不常到这来的西安人,也容易弄糊涂,赶紧弄块牌子,有每年挂对联的精神,没有弄城门名字的时间?

勿幕门俗称小南门,这是为纪念生前被孙中山推为“西北革命巨柱”、死后被国民政府追赠陆军中将和陆军上将的先烈井勿幕。

不说历史了,说烟火,我认为这里是西安城门人气最旺的一个,老头老太太下着棋,码着牛筋牌。“我要报警,你们赌钱!”我看着旁边堆的硬币,喊了一声。“你赶紧,我晚上还能吃个不要钱的饭。”老头子笑吟吟的答。

这个老哥悠闲得很,一个人泡了两杯茶,提着两笼鸟,有钱有闲,任性得很么。

朱雀门原来是唐长安城的正门,现在虽然退居二位,但是却用了皇城正门的名字,“朱雀”“丹凤”这个名字可不是随便用的。

前面整修,我们再次沿着护城河边走,看见几个年轻人在喂鱼。稀罕得很,不是喂鱼稀罕,而是看见年轻人稀罕,这一路上看的都是老头子老太太,年轻人都在辛苦上班。

终于看到游船了,票价40,不过还封着,就是不封,我也不会坐游船,就这点水域,不太值。

我孩子小的时候,我有个愿望:带着孩子坐船绕西安城墙转一圈。现在孩子都成了大人了,愿望也没有实现。

不知道这个愿望能实现不,泛舟于历史和现代之间,有没有穿越的感觉?想想都美。

大南门外西边的松园,以前是老年人们球队活动的地方,东边就是榴园,我觉得这两个名字起得好:“寿比南山不老松”对应老人,石榴寓意多子多孙,老小都有了。

在南门外要绕一大圈,才能到东边去,不过这里有个地下通道,避免了和车辆挤路,就是走的路长了些。

绕过去,城墙下有个雕塑“西安府”。明洪武2年 (1369年),改奉元路为西安府,取义"安定西北",西安之名由此而来。

“汉冢唐塔猪(朱)打圈”,朱元璋认为“天下山川唯秦中号为险固”,西安城墙在全国都是排上号的。文献记载,明西安城墙西墙和南墙,都是利用原唐代皇城的城墙而增修加长,东墙和北墙是扩大新建的。

南门大名叫做“永宁门”,这里经常举办一些入城仪式,西安人一直以汉唐雄风自诩,所以这个雕塑只能低调一点了。

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吉备真备纪念园”,吉备真备是谁?看样子是个日本人,查一查,真的是。他对日本有两大贡献:一是创造了片假名,二是创立了都道府县的行政建置。

不过跟我没有关系,这个日本式的枯山水,却成了小孩子们游乐的天堂。

文昌门环城公园下面整修,我们绕道下马陵,却无意中在城墙上看到一块长长的碑,上面是“西安环城建设委员会整修城墙碑记”,这是一段难忘的历史,老西安人都知道。

八十年代的“铁市长”张铁民,为了改变西安的市容市貌,做得最大最艰巨的一项工程就是“全民修城墙”,具体工作就是城墙修复、护城河清淤、环城公园美化。

1983年西安市环城建设委员会正式成立,张铁民是实际总指挥,他要求各区区长亲自担任指挥部总指挥,动员全市几乎所有企事业单位修理城墙,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力。城墙大修,填补了大小洞穴1650个,重建敌楼四座、角楼2座以及南门月城、闸楼、吊桥各一处,同时对环城河、林、路进行了全面整治。

有人说他破坏了文物,我说管他,只有要老百姓有个安乐休闲的地方就行。

这段城墙应该是灞桥区负责的,上面有灞桥区的单位名称。看清楚了,这可是义务劳动,八十年代的义务劳动还是有的,要是现在,全都要靠拿钱砸了。

路过董子祠,“下马陵”“蛤蟆陵”的故事不说了,反正也进不去。

出来就是和平门,门楼上也没有名字。我问一个小朋友,她说她不知道,我告诉她这是和平门,她说记住了。小孩子的记忆应该长一点,比鱼的记忆长那么一点,如果城门上有字,她识字后,也不怕忘记了。

建国门也一样没有名字,外面陕西日报的名字却非常鲜明。

在暮色中,我们来到东南城角。以前我晚上路过看到这里的灯幕,很漂亮,不知道今天有没有,不过就是有,我们也等不及了。

从东南城角到东边城角

从东南城角开始,环城公园打药防止病虫害,我们又开始走护城河旁边。

提醒一下:环城公园的果树很多,现在樱桃熟了,过一段时间枇杷梅子和杏都熟了,千万不要随便吃,先不说公德问题,你要是吃了拉肚子,可不要找景区赔医药费。

东门大名是长乐门,我们到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神侃的、下棋的、打球的、遛娃的,热闹非凡。有位老哥悠闲,摆着全套的茶具,用户外炉具煮着茶。品茶观红尘,一幅大隐隐于市的感觉。

在绕东门外斑马线的时候,我看见了最为惊诧的一幕——一位小哥的爆米花摊子,大大方方地摆到了人行道的中间。看为名为利而来去匆匆的行人,我认定这位小哥一定是天上的神仙,到这里来体验生活的,只有在这里,才能看透世事人心,至于生意嘛,钱财都是粪土。

九十年代初我上大学的时候,经常到中山门外的“鬼市”去转,就为了淘一些旧书。对于上学的穷学生而言,几十块钱就带那么一大捆书回去,那简直就是“拾便宜”。

不过我好多年都没有来这里了,前些年这里成了古玩市场,不知道现在还有“鬼市”么。

过了朝阳门,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这个酒吧里的灯光都点亮了,环城公园里的人明显多了,再走走,路灯都亮了,我们到了东边城角。

坐下歇息时,我看到了角楼下城墙上散落的洞口,“像是炮弹打过的样子!”我有些惊诧,旁边有个牌子,我跑过去看看,上面果然说是战火的痕迹。

我估计这是“西安围城”的时候,刘振华的军队攻城留下的,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牌子不说清楚。

西安围城十个月,是西安人不能忘记的痛!

火车站和北门

下来几个门几乎是连着的,尚勤门、尚俭门、尚德门,如果加上正对着火车站的解放门,就是四个门连着了,其实解放门原来叫做尚仁门。

在清朝的时候,这里是满人住的“满城”,禁止百姓出入。辛亥革命后,拆满城,开道路,南北向的六条主要大道,分别以“爱勤俭”和“仁德平”命名。1932年,陇海铁路通车后在尚仁路开辟城门,被称为“尚仁门”。

建国后尚仁路改为解放路,尚仁门也成了解放门,之后在尚勤路、尚俭路和尚德路北端开辟三座城门,分别命名为尚勤门、尚俭门和尚德门。

这几座城门几乎都挨着,原因就是这个“解放门”太大了,大的不像一个城门,像是一座桥。

我好长时间没有来火车站广场了,没有想到这里这么安静,印象中的火车站总是熙熙攘攘,不知道是因为火车站改造后人群分流了,还是因为疫情人来往少了。

这段城墙里面是空的,这也无所谓破坏文物,因为这里的城墙早就没有了。

这段游人明显少了,只有两个人对着手机旁若无人的跳操,我不知道是小姐姐还是老姐姐,看不清了。

终于走到了北门,这是我们此行的终点了。北门就是“安远门”,在夜色中,显得高大而宁静。

我们俩拿着不同牌子的手机,看看我们走的步数,都将近三万步,之前我们查资料说西安城墙全长13.7千米,如果加上我们在城门外绕的路,粗算一下就是十六七公里了。

我们计划是用4个小时走完的,现在看看时间,八点多了,也就是说,我俩走了5个小时多。我喝完了两瓶水,同伴脚上多了一个泡。

晚上吃葫芦头的时候,我问同伴今天走得美不美,他说美,我说10年后,咱俩再走一次。

图文作者 | 二笔先生 | 陕西人


【编辑:张洁】
免责声明:如有侵权,请联系删稿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