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更多
首页 >> 教育 >>教育 >> 明码标价索要红包,是对师德红线的践踏
详细内容

明码标价索要红包,是对师德红线的践踏

主任500、科任老师300,如果是老师开车去的话,一般是补200元或100元的油费……江西修水县一名学生爆料称,有人以班长口吻在班级群里发布群公告,建议各位同学在升学宴上给老师包红包。如此明目张胆索要红包,令人惊诧。针对此事,当地教体局进行了调查核实,确认情况基本属实,目前县纪检监察部门已经介入调查。


微信图片_20220801110333.png


据报道,安排班长发出这段话的是补习班的班主任张老师。张老师认为因为家长一般不会给补习班老师红包,所以想代大家说一说,“因为老师也不容易”。可见,当地升学宴上给教师红包或许已成为一个习俗。虽然,张老师表示,他说完也觉得不该说,后来让撤了。该校有学生还是觉得很震惊。

教师收受学生及家长礼品礼金是明显的违规行为。2014年7月,针对少数教师利用职务之便违规收受礼品礼金等行为,教育部发布《严禁教师违规收受学生及家长礼品礼金等行为的规定》设立6条“红线”,严禁以任何方式索要或接受学生及家长赠送的礼品礼金、有价证券和支付凭证等财物。《新时代中小学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等师德规范文件,也明确要求不得索要、收受学生及家长财物。

学生在校时,教师索要或接受学生及家长的礼品礼金,最后必然滑向对学生区别对待,损害教育公平,破坏教育生态,增加家长负担,败坏社会风气。即便是毕业后,公然在班级群里索要红包,同样是对师德红线的践踏。不仅损害了教师形象,有辱斯文,也给学生以及社会带来不良的示范。

对于毕业后,教师能不能收学生的礼品礼金,不同的人或许有不同的看法,有人拿古代的“束脩”来辩解。需厘清的是,古代的“束脩”,类似于给教师的酬金。然而,当下,教育是由国家举办的公共事业,教师多是公职人员。就算是民办学校,教师工资也由学校发放,学生已经缴纳学费。因此,旧时的“束脩”不能成为教师索要收受礼金的挡箭牌。

从情理上讲,学生感激、感恩教师的付出理所当然,教师的默默付出也值得学生的感激、感恩。但是当感激感恩变成明码标价、明目张胆地索要红包,就完全变了味道。学生的感恩应该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被所谓的“习俗”所绑架,更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也并非只能用红包来表示。

有网友在新闻后留言称,这在当地很正常。如果,这种习俗在当地真得到了默认,一件违规之事变得习以为常,不给倒显得不正常了。明文禁止的事,却成了“潜规则”,这或许也说明当地的师德师风建设工作还存在不少问题。这也提醒当地纪检监察部门对这种现象进行彻底地调查,真正治一治这股歪风邪气。


来源:红星新闻

如有侵权  请联系删稿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