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更多
首页 >> 教育 >>教育 >> 大一新生睡觉时从校舍床铺坠亡,护栏净高不足20厘米成“元凶”?
详细内容

大一新生睡觉时从校舍床铺坠亡,护栏净高不足20厘米成“元凶”?

一场本不该发生的意外,夺走了一名23岁女孩的生命。2022年12月3日凌晨,苏州托普信息技术职业学院大一新生宋嘉怡在睡觉时从床铺摔下来,后脑勺着地,抢救60多个小时后,不幸离开了人世。

微信图片_20230113155712.png

床铺护栏有些倾斜

宋嘉怡的妈妈金女士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事发后14小时内没看到学校老师和宿管人员。她后来测量孩子住宿的床铺发现,护栏净高只有0.11米,还有些倾斜,不符合国家标准规定的“不小于300mm”。

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苏州托普信息技术职业学院副院长倪学平,其表示后续事宜校方正在和学生家长进行协商和商谈。

泰和泰律师事务所程颖律师认为,这个事件要考虑学校是否存在采购把关不严、疏于检修维保而造成危险隐患,也要考虑学生是否存在使用不当的过错,以及这些因素对事故发生的因果关系有多大。

大一新生从校舍床铺坠亡

2022年8月,宋嘉怡接到苏州托普信息技术职业学院入学通知书,被该校婴幼儿托育服务与管理专业录取。她的家就在苏州相城区阳澄湖镇某小区,距离学校仅有20分钟车程,但根据学校规定,学生不能在校外住宿。

她所住的宿舍是8人间,分为6个上铺和2个下铺,宋嘉怡选择了上铺。

2022年12月2日晚,宋嘉怡像往常那样睡着了。但到第二天凌晨,她从床铺上摔了下来。金女士介绍,12月3日0时54分左右,女儿的同学给她打电话,说宋嘉怡从上铺摔下来,陷入了昏迷。此前20分钟,同学们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金女士马上从家里出发,25分钟左右到了学校,凌晨1时41分左右到达昆山中医院。“当时看到医院急诊外面有一位同学,医院里只有宋嘉怡另外一位17岁的舍友在陪伴。始终没有见到学校值班老师,也没有校医和宿管阿姨。”金女士说。

金女士一个人办完了缴费手续,随后确定去苏州第一人民医院新病区进行手术治疗。但医生同时告知,宋嘉怡可能无法挺过手术。12月3日下午,宋嘉怡病情危重,金女士看到孩子的辅导员来到医院门口,但未看到学校其他领导前来。

“事发14小时后才有老师过来,没有任何应急预案,耽误了孩子宝贵的急救时间。如果抢救及时,就算是个植物人,我也愿意抚养她一辈子。”最终,医院宣布宋嘉怡脑死亡,她的生命定格在23岁。

家长质疑学校床铺不符合国标

12月4日,金女士去孩子所在学校查看床铺。她认为这些床不仅没有合格证,而且还有私自改动之处。

经过测量,金女士发现床最高处离地1.9米,护栏净高0.11米左右,护栏宽0.89米,缺口超过1米,床外径宽0.84米。宋女士指出,有些护栏往外倾斜,年久失修,而且不符合国家标准中护栏高度应不小于300mm、缺口不超过600mm的规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和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2016年12月13日发布的《GB/T 3328-2016家具、床类主要尺寸》,在放置床垫(褥)情况下,床褥上表面到安全栏板的顶边距离应不小于200mm;不放置床垫(褥)情况下,安全栏板的顶边与床铺面的上表面应不小于300mm。安全板缺口长度应当小于等于600mm。

微信图片_20230113155717.png

国家标准

不过,红星新闻记者查阅到,标准中只是说“本标准适用于成年人用的单层床和双层床的设计和生产,企业床类家具也可参照执行”,即这个标准不是强制要求。

宋嘉怡的手机内容显示,这样的床铺多次造成学生摔伤,此前已有学生吐槽学校的床铺很危险。最不幸的是,宋嘉怡从床上摔下时是后脑勺着地,造成颅骨和大脑严重损伤。

学校回应正在与家长进行协商

对于这件事的处理情况,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苏州托普信息技术职业学院副院长倪学平。其表示,后续事宜校方正在和学生家长进行协商和商谈,地方司法调解部门也参与了进来。当问到这件事后学校有没有加高床铺护栏时,倪副院长挂断了电话,只说正在处理。

根据金女士提供的截图,事发后的12月4日,学校有老师发通知提醒大家“年关将近,注意安全”,其中第六点提到“在宿舍睡觉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尤其是翻身的时候,慢一点,注意安全,尤其是睡上铺的同学”。

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金女士提出希望学校能够给家属公开道歉,并进行经济赔偿,另外把学校床铺护栏加高,避免类似悲剧再次上演。

赔偿方面,金女士提出的诉求是赔偿宋嘉怡23年的培养费用,包括之前学习钢琴、游泳、舞蹈、画画、轮滑、跆拳道等学费,合计230万元。还有按照江苏省平均收入,赔偿100多万元的死亡补偿金。外加事故后的医疗费、丧葬费等。但金女士表示,她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赔偿,具体金额以法院认定为准。

金女士特别指出,宋嘉怡从15岁(2014年)开始学习制作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苏州泥塑”,拜在李冰老师门下,学会了胚泥、上色、裁剪衣服、缝制衣服、染色、刺绣等,制作的“绢衣泥人”还进行了展出,未来有望成为绢衣泥人的非遗传承人。

微信图片_20230113155737.png

宋嘉怡制作的绢衣泥人作品

金女士提供的视频信息显示,在2023年1月9日的民事调解中,学校也没有回应金女士提出的抚养教育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恤费、丧葬医疗费赔偿等要求,只愿承担几万元的“人道主义赔偿”。

泰和泰律师事务所程颖律师分析称,本案中当事人不幸身亡,所以损失实际上是家属因事故所遭受的损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具体项目包括: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这些项目的具体金额与当地收入水平挂钩,总计金额通常在100万元左右。目前家长所主张的赔偿学习班费用,超出了法律认可的定损范围,一般不能得到法律支持。

那么上述损失金额算定完毕后,学校应该承担多大比例的责任?程颖律师表示,根据《民法典》以及教育部《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的相关规定,该比例认定主要考查两个因素:第一个因素即是对于事故的发生,双方各自是否存在过错。例如,学校一方是否存在采购把关不严、疏于检修维保而造成危险隐患等过错;学生一方是否存在使用不当等过错。第二个因素即是这些过错,对于事故的发生是否存在因果关系,以及各自的原因有多大。“如果这两个因素的事实判定存在疑难,双方可以自行或共同委托司法鉴定机构进行鉴定。”

为了避免走诉讼程序给当事双方带来的麻烦,程颖律师建议,双方也可以考虑通过协商达成和解的形式解决。例如,可以依据《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第20条,在主管教育的行政部门主持下达成调解协议。

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赵占领律师向红星新闻记者则表示,国家标准有两种,一种是强制性的,一种推荐性的,“这个护栏的高度属于推荐性的,因此没有强制约束力,不是必须要遵守的。”

“这个事件的发生也是多种因素导致的,包括床板的护栏不够高,也包括学生自身因素,比如睡觉的时候没有特别注意之类的。”赵占领律师分析,如果发生法律纠纷,将由司法机构来判定。


来源:红星新闻

如有侵权 请联系删稿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返回顶部 seo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