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更多
首页 >> 舆情 >>媒体曝光台 >> 钢企老总变腐败大鳄!中纪委披露:他的贪腐之路上,有一个浙江籍商人…
详细内容

钢企老总变腐败大鳄!中纪委披露:他的贪腐之路上,有一个浙江籍商人…

时间:2022-05-20     【转载】   来自:上观新闻   阅读

(原标题:钢企老总变“腐败大鳄”!中纪委披露:他的贪腐之路上,有一个浙江籍商人…)

30岁出头就当上了正处的冶金专家,如何一步步滑落成“腐败大鳄”?日前,中纪委网站发布《案鉴丨铲除蛀虫整治“靠钢吃钢”》,通过反腐纪录片和文字,详细披露鞍钢集团原总工程师张大德贪腐案件细节。

张大德落马已有两年。上官河注意到,张大德的围猎者之一、浙江籍商人徐宏武的相关犯罪情况,此次是首度披露。徐宏武通过打麻将等赌博方式向张大德输送巨额不法利益。

钢企老总变腐败大鳄!中纪委披露:他的贪腐之路上,有一个浙江籍商人…

张大德被纪委称为“腐败大鳄”

钢企老总变腐败大鳄!中纪委披露:他的贪腐之路上,有一个浙江籍商人…

张大德的妻子王晶

励志楷模:业绩突出,领导敲锣打鼓上门报喜

张大德是冶金行业内的技术专家。他出生于1961年10月,汉族,云南华宁人,大学文化,1988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4年7月参加工作。张大德在攀钢集团工作33年,曾先后担任攀钢集团副总经理、总经理、董事长、党委书记,鞍钢集团总工程师。直至2020年12月纪委通报被查。

公开履历显示,1984年7月,张大德在攀钢炼铁厂从一名调度做起,9年后升为生产计划科科长,再到1998年攀枝花新钢钒公司炼钢厂厂长,在基层历练多年。

《铲除蛀虫整治“靠钢吃钢”》提到,张大德在很多人眼中是幸运的,他从一名大学生到冶金领域专家,一路顺风顺水,30出头已至正处。他敢想敢干,经过提钒炼钢厂8年的基层技术生产管理工作沉淀,在没有增加任何设备的情况下,张大德一上任炼钢厂厂长,就把炼钢厂转炉炉龄从三千炉突破到一万炉,在全国半钢炼钢工艺中遥遥领先。通过内部挖潜,钢产量一年增产近100万吨。

面对前所未有的大幅度产能提升,2001年底,攀钢集团领导连续三次敲锣打鼓到炼钢厂送喜报,家人朋友都以他为荣。

2002年8月,张大德任攀枝花新钢钒公司副总经理。后历任攀钢(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攀钢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鞍钢集团总工程师。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技术性专家,2020年12月29日,鞍钢集团有限公司纪委、四川省广安市监察委员会通报,鞍钢集团有限公司原总工程师张大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2021年6月18日,张大德被通报开除党籍,鞍钢集团有限公司与其解除劳动合同。

通报指出,经查,张大德违反政治纪律,传播妄议党中央大政方针、丑化党和国家形象的文章,对党不忠诚不老实,表里不一,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与他人串供并转移、藏匿赃款赃物;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廉洁纪律,长期违规收受贵重礼品礼金,接受私营企业主招待打高尔夫球,接受私营企业主宴请、旅游,长期无偿借用私营企业主住房和车辆;违反组织纪律,在组织进行谈话、函询时,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违规插手、干预干部选拔调整工作;违反工作纪律,违规插手、干预企业招投标活动;违反生活纪律,生活奢靡、贪图享乐,追求低级趣味,长期与他人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不重视家风建设,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沉迷赌博,并借机敛财;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为私营企业主谋利,收受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通报还指出,张大德身为党员领导干部,丧失理想信念,背弃初心使命,与不法商人抱团牟利,大搞权钱交易,纪法底线全面失守,生活腐化堕落,对中央的三令五申置若罔闻,对组织的教育挽救无动于衷,且在党的十八大之后仍不收敛、不收手、不知止,性质严重,群众反映强烈、影响极其恶劣,应予严肃处理。

 遭到围猎:靠打麻将赢钱,购买带球卡的高尔夫公寓

四川省广安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监委主任苏虎彪表示,张大德案件发生的根本原因在于自身理想信念不牢固,给了行贿者可乘之机,而不法私营企业主绞尽脑汁、千方百计大肆“围猎”,也催化了张大德思想发生蜕变、道德防线崩塌。行贿不查,受贿不止。

“仔细分析张大德的成长之路和堕落轨迹,一位浙江籍商人的身影尤为显眼,他就是徐宏武。”纪委反腐纪录片重点提到。

钢企老总变腐败大鳄!中纪委披露:他的贪腐之路上,有一个浙江籍商人…

钢企老总变腐败大鳄!中纪委披露:他的贪腐之路上,有一个浙江籍商人…

钢企老总变腐败大鳄!中纪委披露:他的贪腐之路上,有一个浙江籍商人…

视频截图

对着镜头,商人徐宏武坦白: “我对他的(围猎)不择手段,就像附在他身上的一个寄生虫。”为请张大德关照产品准入,提高销量并及时回收货款,徐宏武可谓煞费苦心。“他身边的朋友很多,我排不上号的。所以我挤进去排上号,我就是打麻将,打麻将是跟他建立关系的最关键的一个点。在打麻将当中,我知道如何输钱,他感到很满意。”徐宏武交代,十几年的时间里,徐宏武要陪张大德打麻将、“斗地主”100多场,累计故意输给张大德至少500万元。

张大德被留置后坦言,最开始大家都是打竞技麻将,但一段时间以后,商人“朋友们”就不怎么赢钱了,自己“赢”钱的次数越来越多,一晚上打两个小时左右麻将,少则“赢”两三千,多则“赢”上万元。

只“赢”不输,这种麻将打起来当然惬意。钱赢得多了,张大德的物质生活欲望也变得越来越强烈,其兴趣爱好也发生了质的变化:开名车、戴名表、穿名牌、喝名酒、住豪宅,张大德一样也不落下。

经查,张大德曾用从商人老板那里“赢”的钱购置了3套高档房产,其中包括在成都购买的一套别墅,在某高尔夫球场购买的一套带球卡的公寓。

除了“赢钱”,徐宏武每年都会送上好处费、感谢费,金额从10万、30万,再到100万,张大德来者不拒。

钱不是白收的,张大德利用职权为徐宏武牟取了高额利润。他频频给予徐宏武各种帮助:插手、干预生产经营和招投标采购事项,亲自带队前往攀钢下属单位为徐宏武“站台”,提前向徐宏武透露攀钢使用产品信息、提高攀钢采购徐宏武公司产品份额、选择性无视徐宏武公司产品质量问题……

徐宏武因此能够提前研发攀钢所需产品并获得独家供货机会,其产品在攀钢年销售份额由最初的几万元逐年增至2020年的1.2亿多元。

徐宏武等人的“围猎”并不仅限于张大德,为了更好地获得不正当竞争优势,徐宏武等供应商还以“按吨提成、按量分钱”的模式向企业管理人员行贿,长此以往,扰乱了企业正常经营秩序,从而长时间把持攀钢球团、耐火材料等大宗原材料供应,一度把一些攀钢下属公司逼迫至破产边缘。

钢铁企业反腐风暴

上官河注意到,钢铁企业打击“靠钢吃钢”反腐行动一直在推进。

在张大德被查之前,攀钢集团攀枝花钢钒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西昌钢钒有限公司董事长赵永平,海绵钛分公司原经理秦兴华等6人“靠钢吃钢”被查处。

2021年9月,鞍钢集团有限公司鞍山钢铁公司原党委常委肖明富被查。

而2020年10月被开除党籍的包头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副书记孟志泉,“将手中掌握的国有资源当成‘摇钱树’,大肆经商办企业;利用职务便利在工程承揽、产品购销、货款结算等方面为他人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去年,“昆钢窝案”也牵出数十人,广受关注。昆明钢铁控股有限公司(昆明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杜陆军,党委常委、副总经理李平,副总经理和智君等19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监察调查。另有12人涉嫌行贿被留置。

中国纪检监察报指出,国有企业中,钢铁属于重资产行业,投资体量大,产值高,建设项目、改造项目多,一些关键环节流转着大笔资金,吸引了一些内部人员和供应商、经销商等内外勾结牟利。物资采购、验收、使用等关键环节是“靠钢吃钢”易发多发区,拥有决策权、采购权、销售权的各级管理人员是腐蚀“围猎”的重点对象。

打击“靠钢吃钢”,必须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


【编辑:张洁】
免责声明:如有侵权,请联系删稿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